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叶蓝】什么鬼

 @星汐辰 这是一个迟到的贺文。抱歉写得乱七八糟,祝阿辰生日快乐~ 

延续了《不见不散》《七年之痒》《洗澡》设定的一篇乱七八糟的小短文。

PS:叶蓝是叶修和许博远人工代孕生的孩子,用的是叶修的那啥。

———分割———

许博远回家的时候身上一股味儿,整个人都醉醺醺的,把出来替他开门的叶蓝吓了一跳。

“妈呀!”

“找打啊,叫我爸。”

许博远白了闺女一眼,自顾自地去找拖鞋,结果摸出一个鞋油刷就往脚上使。

“我靠,小爸你是喝了多少……”叶蓝简直没眼看,忙把许博远往沙发上扶,“你跟老叶今天咋一个德行呢?”

“老叶……也是你叫的?”许博远用鞋刷招呼过去,结果被叶蓝笑嘻嘻地轻松躲开了,“小妖精,你老爸呢?”

“说了跟你一个德行啊,三杯倒的人,现在睡得跟猪一样,”叶蓝拱了个猪鼻子朝许博远做鬼脸,又指了指客房那扇虚掩的门,“不信你听。”

房间里传来规律的打呼声,此起彼伏错落有致,刚好跟叶蓝动来动去的鼻孔对上节奏。

许博远:“……”

叶蓝:“嘻嘻嘻……”

许博远怒拍茶几:“严肃点!”

叶蓝站好敬礼:“好的大王!”

“女孩子家家的……”许博远也是没脾气了,道:“作业做了完了没啊就在这儿胡搞……我跟你讲,要是下次你们班主任再找家长去,我死活都不给你去了,谁爱去谁去!”

说完他又没好气地看了一眼那个睡了“猪”的卧室,朝叶蓝指了指:“喏,看到没,找他去,找你老叶去!”

“小爸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还是我那温柔善良的好小爸么!”叶蓝一脸委屈,“你们咋这恩爱都能吵架呢?老叶到底对你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啊……”

许博远恨恨地躺倒在沙发上,心说还不是为了你这个小妖精。

“要不要我帮你去骂他?”叶蓝凑近了脸到许博远的面前,嬉皮笑脸地说。

“滚滚滚,”许博远直挥手,“都几点了……快滚去睡觉。不要关起门来偷着玩,我门缝里可是看的见的。”

“哦。”叶蓝一下子兴致全无。

“快点儿。”许博远斜眼催。

“得!”小姑娘慢吞吞地回去自己房间,关门时又朝许博远做了个鬼脸。

许博远心里哭笑不得。这孩子……

他抱着靠枕蜷缩在舒软的沙发上,酒精上头使得心脏跳动得格外明显,脑子里也满是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一会儿叶修,一会儿叶蓝,一会儿又是两人同时出现,几乎要把他绕晕了。主要就是因为叶蓝是叶修的亲生孩子,相貌本身和他有大半的相似。

我他妈真是为了姓叶的操碎了心,许博远心想,这是造了什么孽。

叶修醉酒的鼾声还在不断闷闷地传来。

睡睡睡,就知道睡,睡死你算了。

许博远把胳膊搁到额头上遮住了客厅灯的光线,半睁着的眼睛有些红,不知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感情。

怎么就不能醒一下出来看看我呢……

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答,许博远在不知不觉中也合上了眼皮,在混乱中睡去。


等到许博远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

客厅的灯关着,自己身上盖着沉沉的毯子,甚至旁边的茶几上还放着一保温杯的热水。

许博远酒已醒了大半。他对着杯子啜了一口,心想这是谁这么体贴。

说是叶蓝吧,没可能;说是叶修吧――他看了眼那关的死紧的门,心里不禁觉得有些窝火。

他跟叶修冷战有两三天的时间了。

什么意思啊。就会偷偷摸摸地出来给我做这种事,不晓得直接把我抱回房间里去睡啊……还自己睡客房。一个人睡什么客房,装什么可怜,自己撸很开心吗。

许博远抹了把脸,睡意全无。

其实他不是故意跑出去喝闷酒的,只是在和大学里的老同学笔言飞叙旧。都是三奔四的男人了,聊天的话题自然老是朝向着家庭和孩子。本来,许博远和叶修组的小家虽然没证可领,幸福指数还是挺高的;孩子嘛,姑且跟着叶修的血脉也算有了一个。可关键这段时间他和叶修在吵架,叶蓝也到了青春期,双重的烦恼让他根本没办法面对笔言飞和他老婆的强势秀恩爱,一个没忍住就多喝了点。

一醉解千愁是好,可酒醒了之后愁还在呀!

他和叶修是在大学里通过一款叫“荣耀”的游戏网恋认识的,之后奔现的恋爱路一切顺畅。两人过五关斩六将似的立关系、见父母、找代孕、养孩子,什么坎坷都是一道熬了过来,几乎没闹过矛盾,没想到最后还是在细枝末节的生活中出现了问题――叶蓝就是这个大问题。

许博远是自由职业者,平时的教育方式也比较传统。他担心这个女孩儿在全是男人的家里长不好,又看其他孩子学这学那的,难免心里着急;而叶修则大部分时间在专注工作,对叶蓝是放养了,坚持认为叶蓝的性子随他,只要找到了兴趣所在,就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好。

“什么叫找到兴趣?”许博远记得自己当时吵架的时候说,“不多学点儿怎么找到兴趣?”

“不是所有兴趣都需要去报班的啊,”叶修正忙着整公司里的材料,便有些敷衍地说,“打游戏,就不用。”

“我靠,”许博远也是被他气到,“这真是你闺女?说真的,我觉得你一点也不关心她,哪一次家长会不是我去的?”

“提什么我闺女你闺女?”叶修反问,“有差吗?当初是谁自己不要的?”

“你!”许博远一口气噎在喉咙里没上来。叶修这话倒也实诚,可虽不算戳他痛点,却还是在不经意间让他难受万分。

“你滚出去睡!想明白之前别来碰我!”他记得自己指着门对叶修说了这句话。

叶修不愿意和他吵架,提着公文包真的就乖乖出去了。

妈的,许博远暗骂,你就不能装作同意我吗?跟了你这么多年了,我有多好哄你不知道?

许博远在沙发上傻呆呆又气鼓鼓地坐了半天,最后鬼使神差地打开了电脑。

他只是忽然有点想念过去的时光了。


两人的大学岁月里红极一时的“荣耀”游戏早已停服多年,用过的账号卡也没有用了,只有游戏的狂热粉做的竞技场相关小游戏,还挂在网上供人联机消磨时光。许博远选了个剑客的角色,取名叫惯用的“蓝河”,装备什么的都是由系统默认配备。

蓝河在网站开出的几十个房间里转来转去。

“果然半夜没什么人啊……”

许博远刚感叹罢,就忽见一个房间里新亮了灯。是PK刚结束一场么?

果然,有一个小魔剑士落荒而逃般地跑出来了,不知是撞了什么鬼。许博远心里好奇,就点进了这个房间。

“……”

哦,君莫笑。

蓝河和君莫笑的角色在十号房间的擂台两边面面相觑,正如对着客房里的笔电与客厅里的电脑一脸茫然的叶修和许博远两人。

许博远退出了房间。

什么鬼。

许博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退出房间,又不是所有叫君莫笑的人都是叶修;再说了,就算君莫笑是叶修,自己也没必要躲着他啊,多少年的夫夫了,闺女都要发育了,还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的。

成吧,不如我先回去问问他先……许博远说服了自己,于是重新点了第十房间,站上了擂台。

然而房间内部频道一条明晃晃的通知写着“君莫笑已退出房间”还没被刷掉。

什么鬼。

他是在我重新点进去的同时退了房吗?许博远猜测着,又点了退出房间。

这个时间段游戏大厅里晃悠的人不多。他看了看ID列表,却并没有发现“君莫笑”这三个字。然而第十房间的灯却还是亮着。

什么鬼。难道他又进去了?

许博远还就不信这个邪,当机立断就又点进了房间,刚好捕捉到君莫笑退房的那一刹那。

这一刹那,君莫笑好像也看见他了。

然后君莫笑又火速点了进来。

许博远明白了。合着君莫笑是和他一样,在进去出来、来来回回地找人。

“叶修你神经病啊!”他忍不住朝着客房大吼了一声。

“哎!”神经病叶修从门口探了个头出来,同样大声地回应道。

许博远正呆着,就听得叶蓝房间里传来更响亮的一声叫喊:“你们两个……神经病啊!”


吵到叶蓝睡觉了,这可是大大的不妙。

“老婆……我们进去说?”叶修抱着客房里的小毯,可怜巴巴地指了指主卧的方向。

许博远朝他勾了勾手指,小声道:“你先过来。”

叶修过来了,挤在许博远一处,把沙发坐扁了大半。

许博远:“怎样?”

叶修点头:“我想明白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沉迷工作无法自拔,以至于忽略家庭、忽略对小蓝的关心、以及对小小蓝的教育……”

许博远哭笑不得:“谁让你说这个了?”

叶修奇道:“那说什么?”

许博远:“说最直接的。”

“哦,我们和好吧,以后再也不吵了,”叶修很直接地说,“就算是为了叶蓝也不吵了。”

这才是真明白了,许博远想,同样很直接地搂上了叶修的脖子。此时的他也带着点酒气,竟是少见地没有嫌弃对方。

叶修感受着怀中人温热的体温,心里一阵暖洋洋的。“我很后悔说了伤你的话,明明是我最重要的人……被你那么一说,还以为自己要被拉黑了,是真的不敢碰你。”

“碰吧碰吧,”许博远说着,又搂紧了一些,似是想把两天来漏掉的温存补回来:“我也是有些固执了,就看着自家孩子和别人家不同有些着急,没考虑到你工作那么忙……看看,白头发都一堆。”

“真的假的?”

“真的,”许博远笑,去拨弄他的头发,“小小蓝都管你叫老叶了。”

“那小蓝管我叫什么?”叶修忽然探手伸过许博远的膝弯,一把将人横抱了起来。

“叫……老公!”


门缝后偷看的叶蓝表示:Excuse Me?

你们真的不打算在我的教育问题上达成共识了吗?



——并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我想写叶蓝和莫小秋的CP。一个继承了叶神式嚣张和蓝河式善良的姑娘与一个继承了莫凡式高冷和沐橙式温柔的少年。很萌啊。(莫小秋出场于七年之痒)

我自己仿佛玩得很高兴。

PS:叶蓝新篇《光的城》施工中,进度约1/3


评论 ( 25 )
热度 ( 121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