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enScolt艾伦逃避可耻但有用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乔安+叶蓝】踏莎行(20-21)

前文:1-3 4-5 6-7 8-9 10-11 12-13 14-15 16-17

18-19

——正文开始——

20. 试验


女孩儿和乔一帆接触的视线很快就转开了。她把薄毯重新裹好,抬头看向老人,显得有些诧异。

“爷爷?”

“血药在这小子身上起作用了不是吗?”老人道:“你的炼成度太低,唯有相性合的人才能试出效果……他就很好。”

说着,老人从衣袋中掏出了一颗滚圆的红色小丸,递到乔一帆手里。

“吃了它。如果明日你还活着,就便跟了我爷孙吧。”

什么血药、炼成度、相性……乔一帆一无所知,但他知道自...

2017-09-08

【乔安+叶蓝】踏莎行(18-19)

前文:1-3 4-5 6-7 8-9 10-11 12-13 14-15 16-17

——正文开始——

18. 饥饿


广南城外的三月,没有一丝初春的气息。抬头看是惨淡的愁云,覆于满目尘土不着寸草的大地上。这里是从南边疆域入关后,前往都城的必经之地——曾经也是有过车水马龙软红香土日子的——但自从南边开了仗,挤破头都想往这里走的只剩下难民、难民和难民。从城门楼上向下望,便能看到黑的、白的、包了灰色粗布的头顶乌泱泱地攒动着,还有不绝于耳的哀叹和啜泣声,令人在心生厌恶的同时,也难免为之哀叹。

只不过在这样的时局...

2017-09-02

【乔安+叶蓝】踏莎行(16-17)

前文:1-3 4-5 6-7 8-9 10-11 12-13 14-15

——正文开始——

16. 脱出


留给他们的时间很短,所以对于马匹的选择虽谈不上随便,但乔一帆多多少少是含了赌博的心态在其中。

黑色骏马可称为骊。他们眼中这一匹,无论原本状态和所佩马饰,都是队伍中最亮眼的;它看起来年轻而强壮,不安分地打着咴儿。这种马一般血统不凡,难于驯服,却是堪任千里的良驹。对乔一帆二人来说,现在要么不选,要么就选最好的马,否则中途被追上,平添许多凶险。

而至于这马能不能驯顺地为他们所用,就待得抢到再说吧!

二人单凭着安...

2017-08-27

【乔安+叶蓝】踏莎行(14-15)

前文:1-3 4-5 6-7 8-9 10-11 12-13

——正文开始——

14. 突围


安文逸几乎是用推的把乔一帆攮了出去。乔一帆来不及迟疑,匕首寒光乍现破开蓬顶,脚踏上箱壁借力一跃而起,顺势拽过安文逸的右胳膊也把他带了出来。安文逸知他是在顾忌自己左臂的伤口,心中一暖。

他们突然现身,两个刚好身处破口附近的镖师还未来得及辨认,便下意识地抄刀朝他们砍去,但远不及乔一帆抢至安文逸身前的速度!他倏地矮下身形,同时一道银色弧光闪过,顺着锋利的短刃两条血雾瞬间洒出,紧接着是痛苦的嘶喊。但喊声未尽,两个高大的身影竟前后轰然倒下,...

2017-08-25

悄摸摸用微信文件助手存文太危险了……好几次发错给无关的小无辜了。尴尬癌要犯了,写不下去了,明天再更吧_(´_`」 ∠)_

2017-08-24

【乔安+叶蓝】踏莎行(12-13)

前文:1-3 4-5 6-7 8-9 10-11

——正文————

12. 匕首


少年冷静了下来,同时敏锐地察觉到,自上而下攻来的箭雨已经变得零散,取而代之的是周围更密集更猛烈的短兵相接声,最终穿透了篷布钻进箱内的箭矢也不过寥寥几支而已。他不确定乔一帆有没有受伤,只知道这个人庇护住他的动作完全没有动摇。

此时,未在第一波强攻中失去战斗力的镖师们几乎都聚集在他所在的这个车箱边——以这个快被扎成刺猬的“货物”为核心,战场在狭窄的山道上艰难地辐射开来,铁器与血肉的对抗不绝于耳。

“……狡猾。”

乔一帆听到少年在他耳边嘀咕了两个字,不禁...

2017-08-22

【乔安+叶蓝】踏莎行(10-11)

前文:1-3 4-5 6-7 8-9 

——正文开始——

10. 争执


夜明珠的柔光冷冷地晕开,映出两张距离极近的面孔。

“你认识我?你是谁?”

乔一帆扣住少年的手腕,反客为主。他终于能比较清晰地看见少年的容貌:五官说不上有什么特色,组合在一起却显得清秀而斯文。他脑海中那股异样的熟悉感更强烈了,但依然说不上能循着记忆对号入座。

“我……”

少年的表情有点僵。他本来想戳破乔一帆的名字来刺激他的回忆,没想到这个人还真的一点不记得自己、盯着他的脸看问他是谁!这种情况怎么办,直接回答他自己的名字吗?真是蠢到家了。少年想想都恨,更何况乔...

2017-08-21

在东三省待了一周,准备回来重新面对生活了……
长白山下来又想看瓶邪……有没有什么近两年的比较好的瓶邪文或者太太推荐……老的我可能都看过了

2017-08-19

【乔安+叶蓝】踏莎行(8-9)

前文:1-3 4-5 6-7


——正文开始——

8. 发烧


老实说,乔一帆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以这种方式继续任务。本来只是调查,结果却阴差阳错地藏进了货箱,遇见了作为“货物”的少年,还随他一起被送往那位“王爷”所在的地方,过程不可谓不曲折。不过这样一来,他先前对于少年的敌意也打消了:那个人拼着危险也要作出的举动,是为了把镖队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

乔一帆松了口气,从藏身的被褥里钻出来。箱中漆黑一片,完全看不清少年的面色。

“喂,你怎么样?”

少年用鼻音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但很快被马蹄和车队的声响于震动淹没。乔一帆觉察到少年呼吸有些...

2017-08-11

【乔安+叶蓝】踏莎行(6-7)

前文:1-3 4-5


——正文开始——

6.掌掴


蒙着箱口的罩布被掀开,但乔一帆却并没有看到自己预料之中的光亮。

换句说话,他是什么都看不见。因为在刚才那最后的震荡中,有个柔软的东西把他兜头罩住,好像是垫在箱底的被褥的一部分;随后那少年的身体迅速贴上来,把他压在了角落里。

至此,两人的位置关系倒像是做了个互换。

一边忙着引人过来,一边又奋力把他藏起……这个人到底要做什么?

乔一帆琢磨不透。他的身体依然紧绷,不过这次是为了保持静止,而不是准备攻击。他记得少年叮嘱的那三个字,恍惚间又想要去相信他了。

少年半躺半坐,倚靠在“被褥”上,显得十分虚弱;若不是刚才施展了一...

2017-08-09
1 / 24

© AllenScolt艾伦逃避可耻但有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