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叶蓝】请和废柴的我谈恋爱44

亲切的上卷链接:《废爱(上)》章节整理 

亲切的前文链接:41 42 43

44.  平行世界的意义

就在方锐用脚把门踢得“咚咚”响的时候,喻文州刚结束一个漫长无比的电话。

“嗬,你对象到底什么人哪,每次都能说那么久,话唠啊,”方锐没好气地堆了一叠文件到老板的办公桌上,“我抱着这些东西在外面等你,手都酸死了。”

“不服憋着,”喻文州说,“我是老板。”

“哦。”方锐憋着不服,暗暗地翻了个白眼,心说喻总这宠老婆真是宠上天了。也不知道是何方千金,能有此等荣幸,换在公司里要是有人敢啰啰嗦嗦地跟他煲这么一发电话粥,那可真是小命不要。喻文州是出了名的口蜜腹剑,对付下面人很有一套。要不是方锐自忖跟喻文州还算有点交情,他也不敢这么当面吐槽。

“说起来,你是好几天没回家了吧,准夫人不生气?”方总工程师摸了一包喻文州办公室里的高档咖啡豆揣进兜里,又自说自话地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郑秘书泡好的热饮,才翘着二郎腿在喻文州对面坐下。

“我们没住在一起。”喻文州平淡地说。心里却对方锐“准夫人”这个用词很满意,立刻原谅了他在自己地盘上撒野的举止。

“噗,”方锐一口咖啡呛在喉咙里,“分居了?”

喻文州无语:“又没结婚,分什么居啊。”

“不是,”方锐不解,“你们怎么会不住一起呢?那之前你脖子上那些……”

喻文州的视线突然从文件上收回,别有深意地盯着方锐看。

方锐被他盯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是说……你脖子上的领带挺好看的,哈哈。”

“他最近念书呢,住在别的地方,”喻文州解释说。

“啊?还是学生啊……啧。”方锐蹬了下地,办公椅滴溜溜地载着他后退,和喻文州拉开了老大一段距离。

“想什么呢,他和我一样大,”喻文州说,“现在自学做导游。”

他说话一向比较平淡,但眼尖的方锐却捕捉到了刚才自家老板脸上浮现的温柔神情,马上又是一身鸡皮疙瘩。

“原来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自力更生好啊,”方锐有一搭没一搭地夸奖着,“怪不得打个电话都那么久,挺能说的哈。”

喻文州笑笑,没有纠正他。

“所以你到底干什么来了?”喻文州一看方锐还离自己老远,便敲着桌子示意他滚过来说话。

于是方锐拖着办公椅又滴溜溜地滚过来。“当然是有重要情报!” 他装腔作势地压着嗓子说,“我可是使出了浑身解数、累得腰酸背疼才从林总那儿套来的。”

“林敬言?你男朋友不是做广告公司的吗?”喻文州问,对方锐那个“浑身解数、腰酸背疼”并不做什么评价。

“对啊!”方锐一拍桌子,“就是广告啊!他说他们最近接了个挺大的广告策划的单,你猜是谁下的?”

喻文州皱眉:“英奇游戏?”

方锐鼓掌:“毕竟喻总,一押就中啊。”

“目前有能力跟平行世界竞争、可以被你称作‘情报’的游戏公司动向,大概也只有英奇了吧,”喻文州说,“他们要做什么宣传?”

“林敬言那坑货,非说是商业机密不便透露,但想想也知道是什么嘛。”方锐说。

“VR游戏。”喻文州道。

方锐点头:“肯定是,英奇觊觎我们这块儿已经很久了。他们前一段时间那么安静,肯定就是在动这个脑经。”

“这个技术……现在研究的人越来越多,虽然我们有专利,但拦不住他们研究出什么新的东西,”喻文州说,“要和我们瓜分市场,甚至是想把我们挤走,都有可能。”

“怎么办啊,”方锐在喻文州的老板桌上支起下巴,“大boss,你拿个主意?”

“我能有什么主意,”喻文州苦笑,“这个危机我担心很久了。但网游就是这样,一个产品若是一成不变,就必然会被模仿,甚至超越。平行世界再高端再垄断,也逃不过一劫。”

“但我觉得我们还是会有一票忠诚玩家的,”方锐瘪瘪嘴,“就看英奇游戏到底想出什么幺蛾子了……喻总,我怎么觉得你有点悲观啊?对平行世界没信心?”

喻文州不置可否。

其实,这并不是他有没有信心就能解决的事情。现在这个社会,玩家跳坑和爬墙的速度都太快了,一款网络游戏能不能长时间保持热度与话题度,是很看缘分的一件事。平行世界现在人气不错,是因为还没有能与之比肩的游戏出现。而英奇游戏这次请了林敬言那样顶尖的公司来设计宣传,估计整个投入和对产品的期望值都是很高的;若是在平行世界最受瞩目的“学院大战”活动开始前就大出一番风头的话,一定会给自己的公司带来不小的冲击。

“喻总?”方锐看到喻文州很少见地在走神,就忍不住叫了他一下。

“嗯?”喻文州回过思绪,“你怎么还在这儿?”

“啊?”

“啊什么?”喻文州打发方锐出去,“有闲工夫在我这里耗着,不如回家找你男朋友再要点消息。”

“他不会跟我讲的,”方锐虽然听到“回家”两个字就高兴起来,但还是免不了有点委屈,“他说是商业机密,就算害老婆丢了饭碗也不能说。”

“你们合伙咒我是吧,”喻文州失笑,“跟你开玩笑呢,现在是上班时间,不许回家。”

方锐马上一脸“你这大屁眼子”的表情,恨恨地就出去了。

喻文州关上门,一个人踱了会儿步子,又怔怔地盯着自己办公室墙壁上挂着的“平行世界”网游图标出神。他忽然觉得,自己做的事情还是太少了。

平、行、世、界。

不错,他是亲手创造了一个世界。然而这个“世界”,仿佛还是离他很遥远。

——他是个建设者,却不是造物主。他没有真正为它赋予意义。

……

等等,意义?

如果说,我的“世界”能不只局限在网游的话……

喻文州的脑海中,忽然如千树梨花同时开落,纷纷扬扬出许多想法来。他试着攥住那些闪着光芒的念头;却也在同时,想起来了一个人。

就像灵光一现的画家急于寻找他的画笔一般,喻文州急急忙忙地冲回办公桌前,想用手机拨那个人的号码,却发现刚好有一个电话进来了。

姚菁?

“喂?”喻文州焦头烂额地接起来,只想快点结束这个莫名其妙的来电,“师姐什么事?”

“文州,那个……”姚菁那头,不知为何有点支支吾吾的,“你给小远介绍的那个司机,什么来头啊?”

“你说叶修?”喻文州高智商的大脑一时短路,竟然想也没想就漏出了人名,说完才心里暗道不妙。

“叶修……”一阵熟悉的感觉涌上姚菁的心头,“我是不是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tbc——

久违的。更新。

本来人家就说好六月底七月初正式干活的嘛[委屈][委屈]。

评论 ( 16 )
热度 ( 65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