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叶蓝】真当叶修不上LOFTER?!(上)

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出一本本子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本。


1.

蓝河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叶修。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为了什么而开始的。或许是心悦他诚实却不羁的性格、或许是迷恋他强大而自信的背影、又或许,只是在第十区无数次相遇后的日久生情……

总之,喜欢上了就是喜欢上了。

说实话,蓝河并不在意自己是不是gay这个问题。毕竟在这个腐文化大爆发的时代,人们越来越能接受各种各样的性取向。同性恋并不比异性恋低一等,搞基更不是可耻的事情——但是,如果真的碰到自己的事情,默默地喜欢可以,要他告白什么的,蓝河的心里还是怕怕的。而且,叶修都那么成功了,自己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啊。

于是他就一直拖着。

一直拖到叶修离开第十区,去了神领、拖到兴欣闯进第十赛季季后赛、拖到他率领着国家队走上了世界的舞台……看样子,是要拖到地老天荒的节奏。

蓝河知道,自己和叶修的距离正变得越来越远。

所以,他更没有勇气表白了。

蓝河觉得自己差不多是一条咸河了。


2.

直到有一天,蓝河闯进了一个新世界——whose name is lofter。

他本来是在微博上暗搓搓地搜“叶修”的tag,结果看到一篇实力叶吹的第十赛季评论文,文笔还不错,就忍不住戳到po主的lofter主页里去了。他想在归档里找找还有没有关于叶修的博文,结果……

总有些lo主啊,想要搞个大新闻。

蓝河看到,除了刚发的那篇叶吹文,其他文章的抬头都是大写的【叶蓝】。

excuse me???

他承认,自己曾经怀着悲伤与惆怅在网络上看到过不少叶修的CP组,有跟周泽楷的、有跟韩文清的、有跟王杰希的……基本上都是国家队里那些人的粉丝在意淫来意淫去。但这个东西是怎么回事?他可没听说过战队选手里有姓蓝的。

怎么,姓叶的到了苏黎世,又特么有新相好了?

这个不能忍,蓝河有大情绪了。他怒点鼠标,戳了进去。

“叶修×蓝河,1V1,HE无误,结尾链接,请有序上车。”

蓝……河……

excuse me???

蓝河表示他的内心充满了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首先,有人记得他蓝团长的大名,他非常感动;其次,有人把他跟叶修扯在一起,他小小的心脏有点大大的窃喜。

道理他都懂,然而——

为什么叶修是攻?


3.

蓝河对叶蓝感到不服,但对Lofter是服的。

他发现这真是一个好地方。粮又多,又安静。他开始暗搓搓地在lofter上搜“蓝河”的tag,发现自己竟然也有一群谜一样的“女朋友”,天天吵着要睡他;虽然数量不及叶修这类人,但也还算是比较可观的,后宫三千佳丽大概还是能凑得满——

等等,我不是gay吗,为什么要想这个问题?

蓝河冷静了一下,决定还是暗搓搓地搜一下自己和叶修CP的tag先。啧啧啧,原来真的有人粉咱俩,蓝河真心觉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

所以说,道理我都懂,可为什么“叶蓝”的粮要比“蓝叶”多那么多?!

蓝河大大觉得自己的麒麟臂有点控制不住了。

——是时候让你们看看网瘾boy的文学底蕴了。

既然没有粮,那就自己产。


4.

近几个月,蓝溪阁众人都觉得蓝河有点不对劲。

明明趁着君莫笑在苏黎世为国争光,该是公会蓬勃发展的最佳时期;但看着蓝河每天假装兢兢业业的在位子上带团打怪屯材料,众人都觉得他好像在干什么大事。

“喂!”笔言飞冷不丁地从蓝河身后冒出来叫了他一下,吓得蓝河直接关掉了显示器。

“卧槽,神经病啊。”蓝河翻着白眼,大口喘着气。

笔言飞简直滑稽.jpg。“蓝河亲,在偷偷摸摸看什么呀~怎么我一过来,您就高潮了呀~?”

蓝河扒掉电源,重启了电脑,没好气地对笔言飞说了三个字:“SB滚!”

春易老:“……”

笔言飞:“……勇士你为了小黄片还带强制下线的啊,在下佩服、佩服。”

春易老:“闹什么闹,SB,给老子好好上班!”

于是笔言飞只得摇头晃脑地回去了,蓝河也乖乖回位子上坐好,等着电脑开机。他刚刚一个没忍住用单位的电脑更新了他蓝叶文的新一章,差点就被笔言飞发现了。

哎,为了蓝叶神教,我容易么我。

等待的间隙,蓝河刷了刷手机Lofter客户端,却发现自己平时热度寥落的消息栏一下子来了好多好多红点,刚发的那章也马上有人点赞了。

叶修 喜欢了你的 文字:【蓝叶】叶修,我喜欢你(01)

叶修 推荐了你的 文字:【蓝叶】叶修,我喜欢你(01)

叶修 喜欢了你的 文字:【蓝叶】叶修,我喜欢你(02)

叶修 推荐了你的 文字:【蓝叶】叶修,我喜欢你(02)

……

叶修 喜欢了你的 文字:【蓝叶】叶修,我喜欢你(18)

叶修 推荐了你的 文字:【蓝叶】叶修,我喜欢你(18)

靠。

吓死我了。

蓝河心想,又是哪个叶修的迷妹起的这种ID啊。


5.

蓝河的文热度并不高,每次也就是个个位数,其中有两个还是那个叫“叶修”的贡献的。但他还是决定出本,亏本也要出。

哼,不想出蓝叶本的蓝河一定不是好基佬,蓝河激励着自己。

又不是为了赚钱。就算……只给自己印一本也可以,权当留个念想。

反正这辈子,跟他也是不可能的了。

蓝河没做印调,而是直接在lofter上挂了一个淘宝的预售链接,里面很耿直的就是一个书名和一个价格,连个封面都没有。他给库存设了30本,对他来说,已经是蛮抬举的一个数字了。

真·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蓝叶本。

蓝河相信,只要是真爱他的人,就一定会买的。

比如……那个“叶修”?


6.

蓝河淘宝挂出去的第二天,上线看了看,惊讶地发现,30库存的本子竟然全卖出去了。

天了噜。

他洗了把脸,刷了个牙,又看了一眼,发现还真特么是卖出去了。

虽然,买的人是同一个——“叶修”。

蓝河有点无语,心说你这么爱我我不反对,但你也得给别人一点爱我的机会啊。

于是他把库存加到了60本。

然而他等了一天再上淘宝,发现竟然又卖完了。

还是那个“叶修”。

蓝河:“……”

这个妹妹是脑子有洞、还是脑子有洞、还是脑子有洞呢?

好吧,还挺有钱的。

蓝河实在忍不住想吐槽她,就在lofter上私信了“叶修”一下。

“蓝叶大法好”:“这位妹子,你好。请问你买空我淘宝的库存是因为电脑坏了吗?”

“叶修”:“没有啊。”

“蓝叶大法好”:“……那个,我知道你很喜欢这篇文章,但也不用这样吧?买再多也是一样的本子嘛。。”

“叶修”:“不要紧,我有钱。”

“蓝叶大法好”:“……”

“叶修”:“呵呵,逗你的。其实是因为……”

“蓝叶大法好”:“?”

“叶修”:“不告诉你。”

妈的。

蓝河觉得自己无端被一个智障撩了一把。


7.

既然是智障,那就不理她了,蓝河想,智障的钱不赚白不赚,宝宝还想攒钱买个新款的君莫笑手办呢。

很快,61册蓝叶本印好。蓝河给自己留了一本样品,把剩余的打包装箱,给快递公司填了那个“叶修”的地址,就送到杭州去了。

说起来,叶修倒确实是杭州的。这会儿国家队已经夺冠,大概也已经回来了吧。

好想见他一面啊,蓝河心中感叹着。


8.

那个“叶修”收货付款后的第三天清晨,蓝河被家里的门铃给闹醒了。要不是这惊天动地的一响,他这个独居单身狗都快忘记了自家还有门铃这种东西。

日,刚做了个梦,跟叶修都要亲上了……

蓝河翻了个白眼,老实说,对于这个不速之客,他的下半身也不是很欢迎地要起立了。

“谁啊?”内心粗野的翩翩君子蓝河有礼貌地隔着门问。

“我,叶修。”门外的声音回答。

“哦,叶修啊,不认识。”蓝河打了个哈欠,正准备回房间,却发现迈不动步了。

……他他他他他说他是谁?

蓝河砰得一声冲回去,撞在门上,往猫眼里使劲地瞧。

“是蓝河吗?”门外那人边唤他的名字,边看着一张字条,仿佛在核对地址。

我日,真是叶修。

叶修:“我没找错啊……小蓝?”

蓝河的内心此时全是表情包。

“叮咚叮咚叮咚——”叶修又开始摁门铃了。

蓝河此时倚在门上,喇叭刚好凑到他耳边;被这么一闹,吓得他一下子没hold住,就把门给打开了。

蓝河:“……”

叶修:“……”


9.

叶修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半晌方道:“……你,能先穿件衣服么?”

蓝河虽然明知道结果,但还是生无可恋地往下看了看。他昨晚洗澡之后偷懒,没套T恤就睡了,结果现在身上只穿了一条短裤,里面还有个迷一样的东西迷一般地翘了起来。

啊,没脸见人了。

蓝河眼前一黑,下意识地就要把门关上,却没注意到叶修冷不丁已经把手伸到了门框上想拦住他——

厚重的木门撞在了叶修的手上。

“嘶!”叶修倒吸一口冷气,一时间甚至没能把手移开,疼得整个人都麻木了。

“叶修!”蓝河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刚才那一下是他关的门,撞在叶修手上的那个闷闷的感觉他再清楚不过了。

“叶修,你……”看着叶修半眯着眼忍痛的样子,蓝河哪里还管什么穿没穿衣服,急得眼眶马上就红了,眼泪都流出来了。

这可是电竞选手的手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蓝河抖抖着去摸叶修的手,上面一道红印清晰可见,甚至已经泛出了点青紫,“我……我不是故意的……不不不,你不要原谅我。我该死,我把手砍下来还给你好了……”

叶修这一下确实被伤得不轻,但总算还有点力气。他轻轻回握住蓝河的手,把整个身体倚到他的肩膀上,有气无力地说:“我要你的手做什么……不如先让我进去,疼得腿有点软……”

“啊?好好好……”蓝河真心是慌得六神无主了,现在是唯叶修之命是从,连忙扶他进来,请到沙发上。自己日思夜想还意淫出本的对象,从天而降来到家里,自己竟然没把握住机会告白,甚至在没穿衣服出了个丑的情况下,还夹到了他最最最宝贝的手——世上还有比这更凄惨的爱情吗?

蓝河一个没忍住,“汪”的一声哭了出来。


10.

叶修:“……干嘛呢干嘛呢,你老公死了还是残了?”

蓝河抹眼泪:“……残了。”

叶修:“……只要你别咒我就残不了。”

蓝河吸了下鼻子:“那不残不残。刚刚说话的人不算是我。”

叶修看他的样子,突然乐呵了起来,手都顾不上疼了。“你刚刚是不是承认了什么了?”

蓝河:“……”

叶修笑:“你不是喜欢我很久了?”

蓝河:“!”

叶修用没残的一只手从包里掏了一本本子出来——白板的封面,耿直的排版……

《[蓝叶]叶修,我喜欢你》

蓝河顾不上哭了,抢过本子翻了几页,顿时觉得自己的天都要塌下来了。

“叶修!你混蛋!”


——tbc——

本来想一发完结的,但……

我真的好困啊,明天再写,就这样!

评论 ( 33 )
热度 ( 305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