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叶蓝】请和废柴的我谈恋爱66

亲切的上卷链接:《废爱(上)》章节整理 

亲切的前文链接: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抱紧我

星云落日三界间,气吞山河一柱弦。

这就是吞日,鸣之魄的极品神兵。

蓝河依托着自己的力之魄贯通异能疾行千里逃开,差点都要冲出擂台边界了,还是惊魂未定。这把叫做“吞日”的弓箭他其实是见过的,甚至在第一次遇见沐雨橙风的时候还拿到手里把玩过。不过当时的苏沐橙是个游戏小白,又只贯通了单魄,并不理解吞日的正确使用方法,这才让人低估了这把神兵的力量。说起来,现下平行世界里,已经被玩家所拥有的极品神兵,也不过英之魄的千机伞、气之魄的冰雨、鸣之魄的吞日这等寥寥几把,且不论沐雨橙风的原主人是如何得到吞日的,单看它在苏沐橙手中展现的气度,就完全有资格和叶修的千机伞站在同列。

够狠啊。

就在大家纷纷惊叹于吞日威力的这当口,只有叶修嘴角微微上提,似是有些笑意。对于武器和使用者的关系,他的理解不可谓是不深刻。的确,若是没有吞日,沐雨橙风动作再灵活,也无法用一个简单的飞音箭破掉他设下的局;但若是吞日的主人不是苏沐橙,又或者,苏沐橙的搭档不是毁人不倦,未被精准使用的吞日则会带给这队组合带来更加糟心的麻烦。

“真是不可思议……”黄少天愣了些许,终于想起来自己的本职工作,“看到了刚才那一幕,相信就不会再有人争论沐雨橙风上榜靠的是实力还是氪金了。就我本人来说,要完成这种操作,在躲避根生土长的同时使用吞日,也是没有完全把握的——她太准了,也太聪明!另一方面,刚刚那个位置,处于攻击最核心的其实是她的队友毁人不倦,毁人不倦能察觉到队友的意图,也不能不说是神来之笔!”

经解说一提醒,众人这才意识到,方才那惊天动地的一箭,最走心的人恰恰是最不起眼的毁人不倦。既然场外没有任何选手阵亡的通知,那么他一定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巧妙地脱身了!

那么毁人不倦、毁人不倦……毁人不倦在哪儿呢?

兵贵神速,擂台上的激斗自然不会等黄少天解说完,更不会等观众们消化完。就这么点时间,趁着根生土长临近极限,沐雨橙风已经顺势连下了好几个大招,将气鸣双魄的输出能力展露无遗,纵是叶修也只能无奈掩在千机伞后四处逃窜。蓝河不是她的主要目标,却也没少被以“追音觅迹”见长的飞音箭关照到,又没盾系异能,当下血条就下去了不少,倒成了四个人里面头一个挂彩的。好在叶修是英之魄万能手,得空给人丢了几个圣光球治愈术过去,这才算是稳住局面。

蓝河身上都有些出汗了,主要是心里紧张。这场对决不论是从实力还是从节奏上讲,都是他身为一个VR老玩家从来没经历过的。他想起之前跟绕岸垂杨的PK,简直可以说是小打小闹了,如果当初有现在这份集中力,可能根本不需要叶修来帮就能打赢。现今这局势,他跟叶修算是乱了阵脚,被沐雨橙风密集的箭法控成了一个大三角,只能靠着微妙的治愈平衡维系;而叶修若是想借千机伞盾硬着头皮上前,那么沐雨橙风拼着掉血也能直接将蓝河这边秒杀。再加上尚未露面的毁人不倦,蓝河知道自己若是白白牺牲,叶修再强,能够翻盘的概率也会大大减小。

“小蓝。”

蓝河蓦地“啊”了一声,登时头顶嗖嗖嗖三根飞音箭就下来了,这便猝不及防,胡乱格挡一番,还是中了一箭在肩膀。

“别出声,小心箭,”叶修的声音比刚才更清晰了些,直接在他的脑中响起,“别忘了我是英之魄啊,可以用传音的。”

传音……叶修不说,蓝河自己还真想不起来。这是鸣之魄的普通技能,出处是许多武侠小说都会写到的“传音入密”,即将自己的心声传达给指定的对象。平时他跟叶修做任务向来是有话说话,从来没用过传音,不知不觉中,自然就给忽视了。

这么说起来……沐雨橙风是气鸣双贯通,方才毁人不倦鬼使神差的那一隐,不会也是因为传音吧?蓝河突然想通,却无法和叶修交流自己的感受,毕竟他没有鸣之魄,传音对他而言只能是单向的。

“别紧张,”叶修继续道,语速很快:“一会儿我开火树,你……”

话未说完,两人俱是神色一凛——沐雨橙风的攻势突然一敛,满台喧嚣戛然而止。

“这是……”黄少天眉头紧蹙,思路却是活跃异常,宛若自己也置身擂台之中一般。不论是沐雨橙风貌合神离的持续输出,还是君莫笑和蓝河看似碌碌无为的防守,都让他觉得很不对劲——双方都在酝酿着什么——而这暗流涌动的一切,马上就要被撕破。

只是这撕破的契机……

毁人不倦气之魄贯通异能,雾隐突袭。

“毁人不倦!”黄少天扣着话筒喊了出来。

然而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叶修也行动了。

蓝河没有几人如此敏锐的心机,五感却也并不迟钝。在沐雨橙风突然噤声的那一刹那,他本能地感受到了危险,随即就看到眼前显出朦胧黑影,银光一闪,竟是持了匕首朝他疾刺而来!

不好!

奈何实际的行动比直觉的警惕要慢太多。蓝河心知自己就算疾行千里没有在冷却,这记硬亏也是得扛下了,万万无法全身而退。只是这黑影在刹那间展现出的爆发感,实在令人不寒而栗——

就仿佛将吞日的光柱浓缩在了咫尺小空间内,要在将将刺入他体内之后再绽开一般。

“砰——”

满目的暗红在蓝河面前迸裂,瞳孔急缩,却是惊喜一声:“叶修!”

“抱紧我!”叶修这么说着,一臂却已伸来,搂向蓝河的腰间。

这会儿他除了擎伞开盾,还趁漏唱了一个圣光盾,丝毫不敢懈怠。本来还想嘲讽对方一句傻了吧哥瞬移冷却完了,却也不曾料到毁人不倦这大招强度如此之高:方才开伞替蓝河生生挡下的这一刀,他敢肯定地说,听到了千机伞伞面开裂的声音。

如此下去,便是大事不妙。

蓝河在他怀里动了动。

“火树……千重焰?”他小心翼翼地吟唱道。


——tbc——


尽管忙到昏头,依然买了4.30魔都CP20的票子。

评论 ( 10 )
热度 ( 56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