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叶蓝81企划】9 to 9(下)

#人设:酒吧老板 上班族

#世界观:音乐

#看前轻吐槽:9 to 9 就是晚九到朝九,故事at night(

——————正文—————————


“It seems familiar, yet it all feels so new……

(这是如此熟悉又如此新鲜的体验)

“All of a sudden I miss you……

(毫无预兆地 我想起了你)

“Thinking about all of the things that we’ve been through……“

(想起我们经历过的点点滴滴)

 

许博远带着耳机听歌,将里面温柔的男声和外面嘈杂凌乱的地铁车厢背景音隔绝开来。他的手指总有意无意地扣着电脑包,像是在模拟拨动什么乐器的琴弦。手腕上精致的机械表按合着歌曲的节奏,一曲唱罢,分针归零,时针刚好指向9这个数字。

晚上9点,对H市十一区来说,是下班高峰的时间。

这是中央商务区的日常:城市的寄生者在日日夜夜的光辉与璀璨里劳碌不息。从朝九到晚九,他们无隙可歇,自愿或被迫地,在玻璃幕墙的写字楼里用自己的人生去换取金钱,换取名与利,换取一切生存的资源。8个小时的工作,加上4个小时的额外劳动,足够他们在上司面前表现自己、和共事之人推杯换盏、或是与合伙人订下新的合同与订单。直到晚上9点,才算是到了一个喘息的时间。至少要到这个时间,他们才能真正地脱下紧绷的职业装束,松一松西装领口,卸下面具,回归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家庭,和自己的人生。

许博远喜欢称之为一种“回归”,这样的字眼不仅能给人带来安全感,还有一种仪式感,仿佛这个时间点是开启平行世界的钥匙,像一盏夜灯,忽然就把前面茫茫然的路给照亮了。对他来说,“回归”并不等同于回家,而是回到理想的自己,和思念的人身边去。

——比如说今晚,许博远就不打算回家。

他要去的那个地方,对他来说既寻常又特殊,是在夜晚9点之后,能拥抱住他疲惫的身躯的地方。在那里,他能够抛下一切去接受真正的自我。

在那里,他不叫许博远这个名字,他叫蓝河。

“新街口站,到了。请从右边车门下车,开门请当心……“

许博远摘下耳机,像一颗疏水的分子,从人潮中分离出来,迈步走向属于蓝河的世界。

 

 

 

 

叶修的酒吧开在十一区外沿的住宅区新街口。酒吧的地理位置说不上是多好,相比中心区域实在是过于僻静了,然而却因为高质量的驻唱歌手与酒品,意外地在H市小有名气。很少有人知道,起初店主本人对这两方面特色都没什么太大的执念,甚至本行也不是经营酒吧,只是应好友的邀请来打理店面——完全是因为一个人的到来改变了一切。

今天那个人……蓝河会来吗?

叶修心想。

他漫无目的地兜了两圈,最后把车泊在酒吧后面的小弄堂中,倒没看到其他的车辆。表盘上的电子钟显示时间为21点20分。弄堂里没有路灯,只有酒吧后门透出的微弱灯光,和他刚点着的烟头上的火星。

蓝河不在的时候,只有烟草能帮他平息烦躁的心情。在这方面,叶修是屡教不改的典范。像这样放空一会儿,他第二根都不自觉地点上了。

“……老板?”

冷不丁有人叫他,叶修才回过神来,看到是从后门出来倒垃圾的兼职服务生。他的员工都知道自家老板白天有别的工作,所以晚上这个点才来店里,是很日常的。

“哦,小安,”他打了个招呼,“今天来的主唱是谁?”

酒吧签约的歌手不少,有固定的档期和排班。叶修甩手掌柜一个,经常自己也不清楚每天来的会是哪位。

“是苏老师。”小安说。

叶修定定地看了他有好几秒,才“哦”了一声。

“不过,”小安顿了顿,道:“她刚才好像跟客人说,今晚还会有一个老朋友要来……谁啊?”

叶修:“……“

他摁灭了烟,快步绕到正门进来的时候,正听到苏沐橙的声音。她是今晚的主唱,坐在吧台右边小舞台的高脚凳上,正抱着话筒在全神投入地唱着一首动人的情歌。

 

“随着时间不断地流走,

“我仍不知如何开口。

“浮现在脑海中的话语,

“都消失在这个深秋。

“因为你是那么迷人,令我无法心意坦陈。

“眼看这场雨就要停了,

“在只剩我俩的黄昏……”

 

随伴奏声音渐渐减弱示意歌曲终结,酒吧的顾客中才渐渐起了些和煦的掌声。苏沐橙慢慢地从歌曲的情绪中缓过神来,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从门口进来的自家老板,微微一笑。

“谢谢大家,也谢谢今天为我伴奏的老师,”她站起来,朝台下鞠躬,“请继续期待接下来的表演,我们下周见。”

酒吧的背景音乐又切回了舒缓的轻音乐。苏沐橙走下台来,和倚在吧台边的叶修击了个掌。

“这么早收工?”叶修看了眼表,“急着约会?”

苏沐橙眨眨眼,道:“你说呢?我看你那表情,是不是我最好刚才那首歌也不要唱了,好给你家那位留时间呀?”

叶修一笑:“他来了?”

“来了没多久,”苏沐橙指指吧台后面,“更衣室呢吧。”

“知道了,约会快乐。“叶修摆摆手,径直朝后面走去了,甩给苏沐橙一个潇洒的背影

在店里实习的调酒师乔一帆则刚和人交了班,回到自己的岗位。

“怎么了姐?喝点什么吗?”他茫然道,“老板怎么这么开心?”

“呵,”苏沐橙接过他递来的柠檬水,笑道:“男人。”

 

 

 

 

更衣室在酒吧后厨的边上。蓝河自从学生时代做歌手兼职开始,就在这个小房间里拥有了自己的一个小柜子。这么多年过去,尽管储物柜的主人们换了又换,然而最里头的一格,永远是叶修替他留好的,擦得干干净净,整洁地挂好了他演出时候会穿的衣服。所以不论如今他因为工作的关系,隔多久才来一次,他对这个地方都是充满亲切感的。

这个点大家都在外面,更衣室里就他一个人。

“It seems familiar, yet it all feels so new……

“All of a sudden I miss you……”

蓝河边哼着歌,边把西装和紧绷的衬衫脱下来挂好,慢悠悠地挑了一件宽松的T恤准备换上。他的身材瘦削,却不柔弱,双臂举高穿衣服的时候,如果他低下头,就可以清楚地看见自己好看的腰线与肌肉的痕迹。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蓝河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句话:你需要修炼自己,至少要在必须坦诚地面对某个人的时候,露出你最自信的样子。

以前的话就是唱歌啊,蓝河默默地想,现在好像有点不太够……

正神游着,一阵淡淡的烟草味飘进了他的鼻腔。

“啊,叶修!”

蓝河反应过来,慌忙把套了一半的T恤扯下来,整理好。

混蛋,看我很久了吧……蓝河心里暗骂,看对方表情倒像是个没事人。

“换完衣服赶紧过去,小张他们还在等着你,干嘛呢?”叶修催促道。

蓝河:“……好!”

然而就在他快步准备离开更衣室时,却又被某个口是心非的人拉住了手。

“给你带了水,先润润嗓子。”叶修道。

蓝河抬眼,同他对上眼神,忽然微微一笑。

叶修:“……”

兵荒马乱都写在脸上了,蓝河心想,叫你盯我换衣服。

“好了好了,”他想逗叶修也不急在这一时,终于接过矿泉水瓶灌了几口,然后问道:“今晚还是随我?”

“……嗯,随你唱。”

叶修望着自家驻唱歌手离去的背影,忽然感到一阵口干舌燥。蓝河倒是没有把喝剩的水带出去。

可别浪费了,叶修心想。

 

 

 

 

“I’ve always been a man with a plan, 

(我总是做一个有备而来的男人)

“Always prepared never once to leave it to chance……”

(做好万全准备让一切尽在掌控中)

 

蓝河是这家酒吧最早,也是最久的驻唱歌手了,很多人都认得他。此时他一开嗓,马上全场都安静了下来,认真地听这位抱着吉他的青年唱歌。叶修仍旧是倚在吧台边上,看舞台的染色灯和聚光灯束在他身上洒下蓝色的波浪。

 

“It seems familiar, yet it all feels so new……

(这是如此熟悉 又如此新鲜的体验)

“All of a sudden I miss you……

(毫无预兆地 我想起了你)

“Thinking about all of the things that we've been through……

(想起我们经历过的点点滴滴)

“Oh no it's not that I planned to……

(真的 这完全不在我的计划范围内)

“But I think it feels like maybe I'm falling for you and me……

(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或许 我已深深地陷入了爱情的陷阱)

 

蓝河的嗓音温柔而有力,他很少声嘶力竭地呐喊,也不会勉强自己用故作深沉的低音;他一直就这样,淡淡地,顺其自然地唱自己喜欢的歌,用音乐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叶修很清楚地知道,正是因为有蓝河,他才拥有了这样的一个酒吧。很多老客至今都是为了蓝河而来,而他本人,更是为了蓝河,才有动力努力到现在。

叶修看着他投入的表情,不免回想起自己初见蓝河的时候。

那时候他还未盘下如今的这个店面,蓝河也还是个勤工俭学的大学生。他在一次展览会上碰见这个背着吉他的男孩,看到他混在暖场演出的队伍里,穿着统一的志愿者衣服。蓝河不是那种突出的人,如果不是带着乐器,可能就彻底透明化了。叶修一开始也并没有注意到他,因为小一半的演出由于时间关系被临时取消了。直到整个展览快散场时,叶修去后门抽烟,才发现这个身材瘦弱的男孩坐在阶梯上,抱着吉他,一个人在自弹自唱——那个声音给人的感觉,直到今天叶修还能清清楚楚地记得——就好像从干涸皲裂的喉咙口倏地灌下一杯甘茶,整个人、整颗心忽然之间就通透了。他当时还没有理解这是一种什么滋味,只是安静地站在蓝河的背后,看逐渐下沉的日光慢慢将他笼罩,圈出一道柔和的轮廓,直至吉他落下最后一个音符。

“你,”叶修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开口,只是不自觉就这么搭话了,“过来下。”

那时的蓝河疑惑地回头看他,指指自己。

“嗯,”叶修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蓝河看向他的眼神带着不解,却没有闪躲。他明明带着标有姓名的志愿者工作牌,却不带犹豫地对叶修回答说:“我叫蓝河。”

落日的余晖透过云层洒在他脸上,蓝河有些睁不开眼,叶修却终于看清了他的相貌。这一眼,或许就是未来无限故事的缘由。

“暖场演出有什么意思?”叶修笑道,摁灭了烟,朝男孩伸出手,“有兴趣……来我的酒吧唱歌吗?”

“我会给你最好的。”他又加了一句。

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叶修都以为自己是一种所谓的“惜才”之情,直到男孩长成了男人,直到他们共同经历了各种生活的风浪,直到本就不多的时候在被生活安排得明明白白之后他们还能努力地在这个酒吧相见,叶修终于明白自己的感情已经变质了。

他在思念他,想要拥有他。

 

 

 

 

“Suddenly, you caught me, so off guard we fall in love sounexpectedly……

(那么突然地 你俘获了我的心放下所有防备 我们相爱了)

“Unexpectedly……

(这是如此出乎意料的事)

“We fall in love so unexpectedly……

(我们如此出乎意料地相爱了……)

 

一曲唱毕,蓝河的感情太投入,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汗。他沉浸在歌曲的情绪之中,还没有睁眼,台下的掌声已经响起来了,有口哨声和欢呼声,还有不少认得他的老顾客喊着“蓝河”的名字,将鲜花送到舞台上。

“蓝哥我爱你!——”

还有不知道从哪个角落传来的中气十足的表白。

蓝河其实都习惯了。他腼腆地笑笑,朝台下鞠躬。

“谢谢,谢谢喜欢,”他挥手道,“我还会经常来的,祝大家晚安。”

目送着蓝河走下舞台,不玩深夜场的酒客们也陆陆续续地准备回家。乔一帆的吧台上此时没有什么要忙的,便饶有兴致地给蓝河也调了一杯饮料。

“这是什么?”

“天籁之音,”乔一帆笑着说,“老板让调的,蓝老师辛苦了。”

蓝河一听就是叶修瞎编的,估计也没多高的酒精含量,便三两口喝了。

“他人在哪里?”他把杯子推回给乔一帆,问道。

乔一帆笑而不语,只是把杯口的柠檬片拨到蓝河的两点钟方向。

蓝河:“……”

厕所?



防止翻车专用连接



“Suddenly, you caught me, so off guard we fall in love sounexpectedly……

“We fall in love so unexpectedly……

蓝河在叶修车上悠悠醒转的时候,CD里的歌俨然已经放到最后一段。车早就停在了他的家门口,但叶修还坐在驾驶座上,安静地看着他。

“还难受吗?”

“不,”蓝河摇头,“怎么还是这首歌?”

“因为今天你唱了这首。”叶修说。

“很适合我们不是吗?”蓝河笑了。

他知道,两个陌生人能在这个世界上相遇,本身就是很意外的事情,更何况,能够相爱呢。

人生嘛,能自由的时间是很短的。

“几点了?”蓝河问。

“3点不到。”

“再过6个小时,又要上班了。”

“……嗯。”

“不想去。”

“……嗯。”

蓝河朝叶修望望,发现对方也再看自己。两人对视一眼,忽然都笑了起来。蓝河把手伸过去交给叶修握着。

也好,马上又是新的一天了。



END

享用愉快



注:歌词引用自:

1. Jason Chen Unexpectedly

2. 小田和正 突如其来的爱情

评论 ( 20 )
热度 ( 85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