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叶蓝】磨样(1-5)

 @Luv Letter 

回应昨天的点文,然而并没有很符合要求,也并没有写完的样子。

看在5k更新量的份上先饶了我。

——正文——

1

“有样,速来。”

轻飘飘的微信消息提醒炸裂在蓝河手机屏幕上方,吓得他正在打游戏的手一抖放了个N级狗粮式神上场,引来队伍里一片黑人问号。

“靠……”

”老蓝你撸多了?”在他对面床铺同样瘫着肝手游的笔言飞好奇地望过来。

“不是,师兄叫我现在去实验室,”蓝河的表情像是吃了屎,“消息遮住屏幕我点错了。”

“哦……那你去不去?”笔言飞躺回床上懒洋洋地问。

“去什么去,鬼才去。”蓝河恨恨地扇了床上的咸鱼抱枕一巴掌,那是叶修在他生日时候送的礼物,在众多女生送的精美工艺品中显得格外“清纯而毫不做作”。人家道是本来没想送的,但觉得鱼形玩偶和他名字太配了才忍不住为他“破费”了好几十。蓝河一脸“好气哦可还是要保持围笑”,抽搐着说师兄有心了,然后回寝室就把东西扔到床上每天碾压解气。

“那你找什么理由回他?”笔言飞又问,看样子游戏是放自动模式了,本人闲得很。

“说我在上课啊。”

“你之前不是给他发过课表了?”

“哦……那我在写作业啊。”

“然后他会说’到实验室一样能写’,上次不是用过了?”

“好吧,那就说陪痛经的室友看病去了。”

“喂!”

“……”蓝河打开微信,一看到那个催命的叶子头像就忍不住马上关掉切回了游戏,“前天去,昨天去,今天还让我去,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多样可以磨?!我现在一进金相室就想吐。”

“那你放置play人家咯?”笔言飞啧啧两声,“其实讲道理叶修这么负责的学长还是很少见的,带我的那个成天连个影都看不到。”

“我没开手机没收到消息不行?总得让我休息一天吧……”蓝河道,顺手刷了刷朋友圈,在女生们的各种自拍下面挨个点了赞,“哎,知月女神今天也是那么好看。”

“跟你有关系?”笔言飞乐得看他迷弟,“你写了那么多情诗人家回过?”

“她回没回我跟你有关系?至少我还在努力,不像你,咸、鱼。”蓝河把抱枕砸到室友身上。

“呵呵。”笔言飞笑而不语。本以为蓝河会接着嘲讽,却听得对面传来了起床的动静,一会儿工夫蓝河已经穿戴整齐了。

“喂,你不是不去吗?”

蓝河生无可恋地给他看自己跟叶修的聊天框。

8:26  

“有样,速来。”

8:35

“有空给秦知月点赞还不如快点滚来实验室。”



2

蓝河飚自行车赶到实验室,宛若风一般的男子。

“来了?”给他开门的是苏沐橙,“他在金相室等你。”

“好的,我这就去。”蓝河乖乖巧巧地回答,抓了件门钩上被穿到发黄的白大褂就要往身上套。

“别急,等等我给你拿个东西。”

“?”

苏沐橙折转回来塞了一件新的实验服到他手里。“叶修给你新买的,说以后不要用那件别人穿剩下的了。”

“……这、这么好?谢谢啊。”

蓝河愣愣地接过衣服,心说这可真是白。

“这话你留着跟他说,”苏沐橙一笑,“快去干活吧。”

“哎。”

蓝河穿上新实验服,整个人总算是感觉好起来了,就取了橡胶手套和卫生纸兴冲冲地爬到金相室。门外就能听到熟悉的轰隆轰隆的声音,是预磨机的砂盘在飞速旋转。

叶修就站在机器前面。一手在砂盘上按着拉伸样,一手搁在控制面板上,用来降温散热的水流时不时溅出些许,把他褂子的腰部浸润出一道湿线。

“师兄。”

蓝河的声音被器械的轰鸣淹没,但叶修还是听到了。

“来了?”他没转头,手指在面板上飞快地操作了几个按钮,先把机器停下。

“嗯。”

“样品浸在那个酒精烧杯里,你拿了磨吧,”叶修指了指实验台上的托盘,“还记得昨天我说的吗?正反面记好了都要磨,细的纹路要全部覆盖掉前一道,不要磨斜了,也不要给我弄两个面出来。”

“好的好的。”蓝河心里松了口气,还好叶修没有拿他刚才假装没看到微信消息说事。

“嗯。”叶修高冷地发了个鼻音。

蓝河点点头,慢悠悠地开始做准备工作,等安好了磨具准备重新开机器时,却发现叶修还杵在他旁边。

“额……师兄呢?”

“我也一起磨啊!”叶修叩了叩砂盘,“你还想独占一个机子?”

“……哦。”

蓝河不享受做实验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老觉得自己站在叶修旁边的时候智商为负。

“开机吧。”叶修说。

“好。”

蓝河转开了旋钮,砂盘的转速瞬间飚升上四百几。然后“啪嗒”一声,蓝河的样飞出去了。

叶修:“……”

蓝河:“……”

默默地从预磨机的沟槽里把可怜的拉伸样片捡起来,还好没什么损坏,又只是第一道工序,问题不大,问题不大。

“机器比较老,不好控制,你转慢一点,”叶修说,半晌又加了一句:“当然如果你像我一样熟练的话,飞到六七百也没问题。”

“多危险啊。”蓝河说。

“所以你用三百多就行了,”叶修说,“不熟练就不要求快。”

“哦。”

蓝河嘴上答应着,重开机器却还是把转速升上了四百。叶修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好在后来再没有样片脱手的事情发生。然后就是一系列的枯燥的磨磨停停,给样品转向、翻面、换砂纸。整个过程中叶修不说话,蓝河也不知道说什么,气氛怪沉闷的。蓝河发现叶修这个人现实中做起事情来和放松的时候完全不一样,那份认真的劲道简直让人没办法想象他是那条咸鱼的赠送者。蓝河觉得自己都要憋死了。

琢磨了半天,他才想到白大褂的事情。

“啊对了,谢谢师兄,”他对着预磨机说,“给我新的实验服。”

“不用,”叶修倒是回得很快,“学校里日用商店要装修了,正好清仓打折才给你买的。”

蓝河:“哦这样啊……”

叶修:“就是这样。”

然后又是漫长的沉默,直到叶修的烧杯里磨好的样片都堆了十几二十个了,蓝河的还是个位数。

叶修有点忍不住了:“小蓝……你有毒?”

蓝河:“师兄……样有毒。”

叶修取过蓝河手中的小金属片翻来覆去地看,眉毛都要挑到天上去了。

“说了不要太用力,磨成两个面再磨回来很费功夫的。”

“对啊,我想把它磨回来,结果就变成了三个面……”蓝河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无辜表示是样先动的手。

叶修:“……”

他把样交还到蓝河手里,同时也放下了自己的。

蓝河心里有点忐忑:“不磨了?”

“磨啊,”叶修说,“可我总得把你教好了吧,不然之后的测试会很麻烦。”



3

蓝河万万没想到,叶修说的“教好”是要“手把手”地教。

本来两个男人凑在一起用一个砂盘就挺挤的了,现在叶修偏偏要站在他身后,右手覆在他的右手上,按着他的手指教他怎么用力。

叶修:“就这种感觉。”

蓝河:“啊?”

叶修:“感觉到了吗?几乎没怎么用力,但样就是卡在中间了,不会掉,也不会磨歪。”

蓝河:“……这、这种感觉啊。”

说实话,他只能感觉到叶修一呼一吸那两股气和他身上缭绕不去的香烟味道,根本集中不了注意力在磨样上。

“不要神游。”叶修开口提醒他。

蓝河赶忙“哦”了一声。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叶修刚刚那句话不仅没有责备的意思,还藏着若隐若现的笑意。

什么毛病。

“拿起来看看。”叶修发出了下一条指令,却仍未松开蓝河的手,而是握着它凑到眼前,不知道是在看样片还是看手。蓝河突然觉得气氛怪怪的,自己陷入了谜一样的尴尬之中,叶修的神情却是淡然自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沉迷科研不动凡心”?

好在叶修很快就放下了。

“你自己看,是不是平了。”他说。

蓝河低下头,装模作样地把样品翻来覆去,然后报告说:“平了。”

叶修:“平你个头,再看看。”

蓝河:“……那没平?”

叶修:“睁着眼睛说瞎话。哪里没平?我磨的会不平吗?考考你而已。”

蓝河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打人。

“就这样磨吧,我下楼跑一趟办公室,”叶修这回是真的有点笑意,“对了你热吗?脖子后面都出汗了。”

被他这么一说,蓝河才意识到自己是有点热,只不过刚才完全没心思考虑自己的问题,可能也是碰到了传说中的“沉迷科研不动凡心”。

叶修替他打开了空调,又在垃圾桶边上磨蹭了一会儿,蓝河看到他扔掉了橡胶手套和一个别的什么东西。

“乖师弟,磨得细心点,一会儿我检查。”叶修临走还要T一句,才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潇洒出门,瞬间把蓝河心中替他开空调的好感度又刷没了。

“结果还是我一个人磨啊……”蓝河自言自语道。

“我陪你啊小蓝。”

一个欠揍的声音从耳边而来,把蓝河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登时手里的样品又飞出去了。

“姚垂杨你有病?”蓝河无奈地从水槽里把样片找出来重新装模,“你再敢这么叫我试试。”

“哦,叶师兄能叫我就不能?”姚垂杨搁了瓶抛光液到蓝河隔壁的仪器上,看起来是要做自己的事情,末了却自说自话地拿起蓝河烧杯里的样品一个劲打量,“啧啧啧,蓝河同志的技术怎么还是毫无进步啊。叶师兄也是可怜,摊上你这么个添乱的,今晚又要加班加点喽。”

蓝河抢回自己的样片,本来根本不想理睬,但一听提到叶修的事难免还是有点在意:“什么加班加点?”

“你不知道?”姚垂杨像看外星人一样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突然就笑了。

“……因为某些人制出的样太过垃圾,根本不能用来测试,所以一向认真的叶修大大只能晚上偷偷在实验室帮他重新磨――这个逻辑,你的脑子很难懂吗?

“……蓝河,我一直觉得有句话很适合你。

”……绣花枕头一包草。”



4

薄薄的金属片从蓝河的手中滑落,叩在地砖上发出不那么清脆的一响,混杂在姚垂杨那台设备轰隆隆的声音里。

蓝河突然觉得如鲠在喉。他和同一个实验室里的姚垂杨互相看不对眼很久了,本来冷嘲热讽都是不放在心上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这番话却令他胸闷无比。他知道自己并不在乎姚垂杨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的评价,那么就是很在乎叶修为了自己加班这件事了。

为什么……他都没有跟自己提过?

如果姚垂杨说的是真的的话,那么他之前还觉得磨出的实验效果还不错的样品,岂不都是因为叶修暗地里给重新加工了?

“咦?在偷懒?”

就在蓝河心乱如麻、停止思考的时候,主人公很合时宜又很不合时宜地出现了。

“师兄。”姚垂杨跟叶修打招呼。

“你好你好,”叶修朝他摆摆手就跟蓝河那头走过去了,“小蓝你刚刚上来的时候把橡胶手套盒子放哪儿了?我在办公室里怎么没找到。”

蓝河抬起头来看他,一句话也说不出。他这才发现叶修的眼底有几分青黑。

“我……”

“是我把盒子带上来了,就在那边架子上,”姚垂杨又说话了,“抱歉啊师兄。”

叶修“哦”了一声,“下次不要乱放,怪难找的。”

姚垂杨偷翻了个白眼,看蓝河还愣着,又忍不住添油加醋地说:“师兄手指都磨伤了还这么拼?”

手指?

蓝河闻言,目光下移到了叶修的手上,发现他修长的食指上真的缠了一圈邦迪。叶修正在架子上摸手套,还没来得及戴上,听姚垂杨突然说到这个也有点反应不过来,甚至没来得及把手插回口袋里。

叶修看到蓝河在看他。

“没事啊,这很正常,”他忙说,“毕竟这个专业嘛,没磨破过手指哪叫学过……当然初学者除外。”

“哦――”姚垂杨拖长了声音回答,不怀好意地跟蓝河挤挤眼睛。

“我……去一下洗手间。”蓝河说着,冲出了金相室。



5

“小蓝!”

叶修追着蓝河跑了出来,一着急就喊得大声了些,惹来边上讨论室里开组会的一群人隔着玻璃对他投来鄙视的眼神。他做了个道歉的手势,脚上赶着堵人的步伐却是没停下,真的一路追到了洗手间。

“小蓝!”叶修在洗手池边上拽住蓝河的手腕,“怎么一会儿工夫你就这么不对劲?姚垂杨跟你说什么了?”

“不对劲的人是师兄吧,”蓝河说,“你跟我到这里是几个意思?做实验还不让人上厕所了?”

“……你生气了?”叶修问。

“我为什么要生气?”蓝河奇道。

叶修:“……”

蓝河指指自己的手腕,然后看着叶修依依不舍地放开。

“师兄你……算了,”蓝河有些欲言又止,“我能先问问你为什么这么锲而不舍地让我来磨样吗?明明做出来的都是些……垃圾。”

“什么垃圾?”叶修摇摇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你做的比垃圾好多了――不,我是说,你磨得还可以,新上手能做成这样不错了。”

蓝河:“哦。”

“我说真的,”叶修一手撑在墙上,无意中把蓝河给包围在了自己和洗手池之间,“现在你缺少的只是练习而已,所以我才让你连续着来,这样巩固比较有用。”

“那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做得不好呢?”

“因为我说不出。”叶修说。

“啊?”

“因为我说不出,”叶修说,“怕你不高兴。”

蓝河哭笑不得:“这有什么关系的?你是我师兄啊。”

“我……”叶修话说一半突然静了下来,身体也没有再焦躁不安地动来动去,他扫了扫周围,然后无比正经地看向蓝河的眼睛。

“小蓝,我不是只想做你的师兄。”

“……那你还想做……我的什么?”

蓝河觉得自己不太理解叶修的意思。

“他想做你的优乐美啊。”方锐吹着口哨进来了,冷不丁接了一句。


——并不知道有没有tbc——



评论 ( 35 )
热度 ( 101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