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莫小秋×叶蓝】年华(1-4)

*我竟然BG了

*莫小秋:莫凡和沐橙的儿子。叶蓝:叶修和许博远的女儿,基因来自叶修。

*他们好萌啊,邪教CP不吃吗?

*相关链接:《[叶蓝]什么鬼》 《[叶蓝+莫橙]七年之痒》

——正文开始——

1.


叶蓝从小到大就是个熊孩子。

家里、小区里、大街上、学校里……哪儿出了什么奇葩事,准是她干的。

熟悉的人当着她两个爹的面都道,这小丫头片子模样标志,脑子又鬼灵精怪的聪明,将来是个能闹海的。她大爹叶修听了傻笑呵呵,小爹许博远听了可劲儿扶额――小姑娘家家的这般淘气怎么使得?怪来怪去,还是怪叶修宠闺女宠上了天。叶修一手搂搂老婆,一手摸摸闺女,心说你就不宠吗?罢、罢,这锅我背就我背,一个女孩儿,加两个可宠可宠她的爹――这配置,你还能指望她出落得多温婉?

相比之下,莫小秋则是另一个极端。

他老爸莫凡生意上雷厉风行的,生活中却是半天闷不出一个屁;老妈苏沐橙美丽大方温柔体贴,才华横溢的同时又有些多愁善感。莫小秋可谓是两个人真正意义上的结合体。要说机灵吧,平日里叫做什么事儿,他就算小孩子一个人,也能体体面面地给你完成;要说木讷吧,你就算再怎么夸他逗他,小俊脸还是一副面瘫相,好像完全不认识你。最客气是朝你点点头,好像在说,哦,这个人我貌似还认得,挺蠢的。

就是这样两号完全不同的人物,因为父母的关系,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叶蓝这个性子,在一群小学生中间那是妥妥的大姐头。下课放学,小男生们小女生们就只知道围着她转。

叶总我们这节下课玩什么呀!

叶总,放学去哪儿!

……

每每这种时刻,叶总便是大手一挥,说一个什么捉迷藏啊、丢手绢儿啊、红绿灯啊、画王字啊,这种她小爸许博远那个年代的游戏出来。神奇的是,还倒真从来没有人说过她土,大概一方面是经典的经久不衰,另一方面就是叶蓝的个人魅力了。

而莫小秋呢?在这种闹闹哄哄的小学生自由时间,总归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在自己的位子上坐桩。叶蓝指点江山,莫小秋写作业;叶蓝领兵打仗,莫小秋写作业;叶蓝都凯旋而归了,莫小秋还是在写作业。叶蓝在熊孩子们皆尽被家长召唤退散的时候才会开始跟他胡搅蛮缠,说小秋你作业借我抄抄呗,太简单了,姑奶奶我不稀得做。

然后莫小秋就很认真地抬脑袋看她一眼,然后甩过去四个大字:门都没有。

尽管如此,两个人的关系还是挺好的。苏沐橙每天都给莫小秋灌输“叶蓝是个女孩子啊你小小男子汉一定要学会让着她照顾她”这种思想,许博远则是时常唠叨叶蓝“你一个女孩子就不要老是欺负男孩子啦特别是莫小秋他看起来好容易哭的”这种话。双方别的不管,这些叮嘱倒好像都听进去了,每天一起上学放学的,尽管聊不到一块儿去,倒也相安无事。

直到有一天叶蓝出事了。


2.


照例是下午放学后的叶蓝意见听取大会,叶总一拍板儿,说就捉迷藏了,也别跟操场上瞎转,我们去学校后面那个小树林玩儿。小屁孩儿们都说好好好,书包一拎就要跟叶蓝往外冲。

叶总,叫莫小秋也来玩儿啊。这时有几个不安分地提议说。

叶蓝想了想,道,算了吧,他不玩这个的。

叫他来嘛!书呆子读书都要读傻了,你叫他的话他肯定来的。

叶蓝有点被这句话激到,便回过头冲坐在教室后排的莫小秋试探般地问了一句:

那个……我们捉迷藏,你来不来啊?

莫小秋把书一合。

说我来。

破天荒地有莫小秋参加的“大型”捉迷藏活动就这么开始了。猜拳出谁来捉人之后大家便纷纷逃散而去。小树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能躲的地方还是有很多,小半个班级的人在那儿玩得不亦乐乎,只有莫小秋永远是第一个被发现的。有几个骨子里不饶人的熊孩子便开始有意见了。

莫小秋你能不能好好玩儿啊?每次就会躲眼皮底下这些地方,是不是存心的啊?

莫小秋不说话,也没什么表情。

你不想玩就别来啊,读你的呆子书去!

叶蓝一看这是要急,忙摆手把几个暴脾气给呼开,说小秋他就这么一人,你急也没用。下一轮开始了啊下一轮,大家做好准备。

然而这一轮,莫小秋却没有被找到。

他人呢?叶蓝问。

哪儿都没有,捉人和几个早早被捉的都说,找好几圈儿了。

是不是不想玩了就自己回去了?

肯定是的吧,不然他肯定又是第一个被找到的啦,哈哈哈。

大家哄笑着又玩了几轮,小树林能躲的地方都翻遍了,都没有发现莫小秋的身影。叶蓝有点急了,开始不停地问,那个姓莫的家伙到底去哪儿了。

老大你烦不烦啊,一个男生中的小头头抱怨道,都说了他肯定自己回去了,看他那个样子,也不见得喜欢跟我们玩吧。

当初不是你们让我叫他来的吗!叶蓝说。

本来就想逗逗他嘛,谁知道那书呆子还真听你话,哈哈哈。

叶蓝闻言就怒从心中起,当即揪住他的头发就打过去了,边打边骂,说莫小秋也是你欺负的?我让你再叫他书呆子!

那个小男生平日里对叶蓝言听计从,此时被她的拳头砸到、在伙伴们面前失了面子,登时也不服气了,便同叶蓝扭打在一块儿。两人打起架来都像是发了狠一般,吓得旁边呆站着的几个女孩子都哭了。待好不容易有几个冷静的上前将他们扯开,叶蓝的脸上身上已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了,毕竟女生的力气还是比不上男生,虽说那个男生也被她用各种蛮横的方式弄出了血痕,可终究不如她看起来狼狈。

我再也不和你玩了!男生倒还有点眼泪汪汪,撂下这句话就跑了。

谁管你啊。叶蓝扯了扯衣服,整了整裙子,手无力地挥了挥。大家都散了吧回家吧,我自己去找人。莫小秋绝对不会自己回去,他从来都是和我一起走的。

他从来都是。

叶蓝最后找到莫小秋是在小树林边沿一个待拆迁的旧厂房里,男孩儿为了藏得好一点,只留了条门缝。近乎绝望的叶蓝司马当活马地推开那扇门的时候,看到莫小秋倚着墙角竟然在打瞌睡。

她没有直接叫醒他,而是喘着粗气坐倒下来,瘫软地靠在莫小秋身上。不知道为什么,叶蓝的眼泪刷刷刷地就掉下来了。

莫小秋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校服衬衫被叶蓝哭湿了一大片。

你怎么了?

他吓了一跳,问完后才发现叶蓝身上又是泥又是伤的,头发也散了,好不难堪。

你怎么了?谁打你了?

没人打我,叶蓝犟着脾气说,是我打人了。都怪你,藏这种地方,找死我了。

莫小秋想象了一下,大概知道了是怎么回事。看到叶蓝的样子心里好不难过,只能手忙脚乱地给她递纸巾。

对不起,他说。

行了行了,我也不是真怪你,叶蓝擤了把鼻涕说,我知道你是想认真玩的。只是这种地方,一般人想想都不会来的吧。

没怎么和别人玩过,莫小秋说,我不知道。

叶蓝红着眼睛看他,突然又笑了。你这个人啊,就是什么都不说,她很大人样地拍了拍莫小秋的肩膀,想玩了就来找我呗,他们不陪你我还是陪你的……现在背我回去吧,我没力气了。

好,莫小秋说。

叶蓝看着强势,身材和同龄人想必,却还有些瘦小。莫小秋把青梅竹马背在身上往家走的时候,突然明白了苏沐橙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不管叶蓝是什么样的女孩,她都是脆弱的,会哭的。没有保护好她的自己,实在是太糟糕了。

叶蓝,他突然叫她。

干嘛啊,叶蓝有气无力的。

我会保护你的,莫小秋说,以后一直都会。



3.


莫小秋话是这么撂下了,可实际上也没什么实践的机会。小学生嘛,祖国的花朵,天天被这个那个护着疼着的,就算是打打架闹闹别扭,几天过去也就好了,叶蓝还平白被两个爹揣在心口上多疼了好几天。她就跟泥地里打了个滚,翻身起来洗完澡,还是做她的大姐头;莫小秋也和以往没什么变化,一副生人勿近的面孔,依旧孤孤傲傲念他的书。

转眼间,两个人一起升上了初中。

都说女孩子早熟一些,叶蓝也不例外。别看她荒唐了整个童年,成为中学生之后还是有点懂事的,也算是把许博远每天的叨逼叨听进了脑子里,终于决心开始做一个读书人了。在叶蓝身边优越了五年的莫小秋难得也有了些紧张感――毕竟低年级的课业浅薄,加上叶蓝的基因优秀,小姑娘一噘嘴一努力,分分钟就是要抢他那个年级第一的宝座。许博远和苏沐橙有时候聊起来两个孩子互相竞争的事,都欣慰得不得了,一个说小小蓝聪明过人,一个说都是小秋榜样的力量,使得一般家庭里会闹得天翻地覆的少男少女青春叛逆期竟然奇迹般地没有出现在这两个混世魔王身上。

啧啧啧,多好的花季少女。苏沐橙陪叶修给女儿买衣服的时候忍不住打趣他,有没有什么小男生追求小小蓝的?现在的小孩儿可懂那一套了。

别说,还真有。叶修摸了根许博远给他的棒棒糖叼在嘴里代替香烟,道,她都给我展示好几封情书了。

可以啊!苏沐橙笑,怎么说?

你见过把情书里所有错别字和病句都改出来还给人送回去的姑娘吗?我这奔四的年纪才算是开眼了,我们家小小蓝是有种的。

真是!有这么说自家闺女的吗,苏沐橙笑得前仰后合。

叶修也笑,说有啊,原话就是我老婆说出来的,不过毕竟是自家闺女,也就我们俩能说她。

当爹当得很爽啊。苏沐橙由衷感慨。

你呢?小秋最近怎么样?

和他爸一个样,闷骚货。苏沐橙撇撇嘴说,我估么着大概也就小小蓝能治他。

呵呵,不错啊。叶修满意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叛逆、不早恋、不罢学,这基本上是很多家长心中青春期最理想的状态,叶蓝和莫小秋的爸爸们和爸妈自然也是这么期盼的,特别是叶修和许博远,因为叶蓝比不莫小秋乖巧,她有“前科”。

这种程度的“前科”本不是什么大事,谁还没碰上过一个两个熊孩子啊?关键,他们的学校是九年一贯制的,老师们互相交流,难免会知道她小学里的那些光辉战绩,也难免会对这个女孩儿心存惴惴,说她能安心学习是好事,就怕那张扬的性格收敛不住,在班级里搅和出什么乱子来。他们这种话倒不是乱讲,而是叶蓝的脾气确实冲了点,遇到什么糟心的都会直白地说出来,也不是没顶撞过几个她觉得迂腐的老教师。所以尽管小姑娘的成绩一马当先,还是让不少人觉得她是个问题少女。这种事情叶蓝没在大小爸爸的面前提过,她压根就觉得无所谓,除了有些特殊的时候会觉得有些委屈。

今天大家选我做班委,可是王老师的眼神真的好奇怪!叶蓝在莫小秋的自行车后座上朝他诉苦,那个老头子不知道为什么从来都看不惯我!

嗯,莫小秋说。

你嗯什么嗯啊,会不会安慰人啊。

你需要安慰吗?莫小秋说。

好吧,也不是很需要。叶蓝说,过一会儿我就忘记了。

那不就行了,莫小秋说,你跟我抱怨,过一会儿我也忘记了。

嘁,莫小秋,没心没肺的男人。叶蓝学着她苏阿姨看的狗血电视剧里的强调说话。

呵呵。莫小秋学着他叶叔叔高冷地笑两声。

其实对于这些不愉快的事,叶蓝本人糊里糊涂是真的会忘记,但莫小秋却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和他嘴上说的完全不一样。他是个被极度理性支配的人,所以也不会想着怎么捉弄老师为叶蓝出气,而是相信自己可以等到足够强大的那一天,到时候就不会再有人敢欺负叶蓝了。

然而关键是当事人等不到。

叶蓝那暴脾气,终究还是在初三那年搞出了事情。她打了自己的班主任一耳光。


4.


莫小秋当时不在现场。等到他听到了消息心急火燎赶过去的时候,那个办公室的门口已经站了不少老师,急着遣散前看热闹的学生。莫小秋当然不顾上什么强不强大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必须进去,不仅是因为这个学校里除了他就没有能为叶蓝说话的人,更是因为他曾对自己立下的誓言。

他会保护她的,一直都会。

抱歉老师,能让我进去下吗?我来拿今天改好的作业本,我是刘老师班的班长。

哎你是那个莫小秋?里面发生了点事情,年级组长在处理了,你先不要添乱。

我就拿一下作业,很快就出来。现在快放学了,不拿到本子同学们都走不了。

大概是因为莫小秋说得太理直气壮,冷漠的表情又一点都不似来看热闹的,守门的老师瞅着他盯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放他进去了。

行吧,拿了作业快点就回去吧。他叮嘱说。

哦。莫小秋说。

他刚进门就听到了一阵沙哑的哭声。往里走了走,发现果不其然就是他们那个更年期的班主任在哭。四十好几的柔弱女人捂着脸哽咽不止,边上则是一两个同事在边递纸巾边安慰,让她不要和十几岁的青春期小姑娘计较。

他看到叶蓝已经被人拖到办公室的一角,“青春期小姑娘”叉腰站着,双眼也有些红,边上同样围着几个老师,一副“制服”了她的样子。

一张揉皱了的推荐表静静地躺在地上。

我是可以不计较,可是叶蓝这孩子怎么办!你们看看她,还那个表情,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严重!班主任一边哭,还在一边说。

谁做错了自己心里清楚,叶蓝人少势寡,可她还是要顶上去说,你是老师就可以背地里随便议论我的家人吗?!

我议论错了吗?我说你性格不好是因为你的家庭不正常有错吗?父亲是同性恋,没个像样的妈你才会这么没规没矩!

这话你有种跟我爸当面说!看我大爸小爸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好了好了都闭嘴!年级组长被吵到心烦意乱终于发话,叶蓝你今天态度极其恶劣,什么推优自荐,统统没有了!学校会给你处理的。刘红,你也少讲两句,还像个为人师的样子吗?

方老师!叶蓝一百个不服气,这场架吵的,她一点赢了的感觉也没有,实在是没有帮她的两个好爸爸出好这口恶气。

莫小秋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搬起厚重的作业册,转身就朝叶蓝的方向走去。

叶蓝你在干嘛?放学回家,等你半天了。

他用最平常的语调说着话,在这个吵吵闹闹的办公室里却如同惊雷一般响亮。

啊?

叶蓝这才看到莫小秋,一时间有些愣住了。

我说,你现在就跟我回去。莫小秋换了种表述,又说了一遍。

莫小秋,班主任有些坐不住了,说莫小秋你先出去。

莫小秋把作业册换到单手扛着,走到围着叶蓝的两个老师面前,冷冷地说,让开。

那两人似是也没想到这个平日里安静无比的小子会突然唱这么一出,竟然真的让到了两侧,中间隔出了一个能让叶蓝离开的空位。

莫小秋用空着的那只手拽住叶蓝的胳膊。

走了,他说。



——tbc——

别急,他们可甜可甜的故事还有很长,我要写到他们高中、大学、结婚、工作、写到他们给爸爸们和妈妈养老。等到繁华落尽你还在身边,才是年华嘛。


评论 ( 24 )
热度 ( 48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