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叶蓝】请和废柴的我谈恋爱63

亲切的上卷链接:《废爱(上)》章节整理 

亲切的前文链接: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无敌最默契

结果最后许博远还是换了蓝河的账号上来和叶修组队。不管怎么说,他自由使用蓝河的时间也只剩下了一周,能留下点纪念真是再好不过。

两个人搁广场上挤了半天,才够到任务申领台上的NPC那里。为了应景,这次领任务的方式也比较有趣,不是和NPC对话或是直接的系统消息发送,而是用实物卷轴白纸黑字地书写——卷轴不可交易,不可邮寄。如此一来,搭档的二人若想查看任务内容,就必须凑到一块儿共同阅读,从某种意义上也避免了为了任务奖励你管你做、我管我做的情况发生。当然,这次“平行默契”活动最主要的奖励还是封号头衔,对工作室和职业装备商的吸引力较小,倒也算是比较纯粹的玩家福利。

叶修给蓝河和君莫笑的组合起名字叫“无敌最恩爱”,被蓝河强势驳回,说影响不好,听起来就钙钙的。于是叶修好不容易又挤进去找NPC改成“无敌最默契”,才勉强让自家小男朋友同意。

“说起来,我刚才好像瞄到了一寸灰,”蓝河整着衣服说。他光站在外圈没挪窝就被冲撞了好几次,想想还好任务是让叶修一个人去领的。

“他也做这个活动?”叶修玩着蓝河的头发给自己找安慰道。

“你怎么知道人家没有相好的?”蓝河笑。他这么猜想很正常,毕竟玩网游很大程度上玩的就是社交,或者说情缘;如果真想一个人默默地玩,那么还不如选择投入相对很少的单机。况且,一寸灰是一寸相思的老板,会起这种名字的人,表面温和、内心躁动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叶修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之前在喻文州公司里看到乔一帆对安文逸说话的那一幕,心说不会吧。

“卷轴呢?拿来我看看。”蓝河说。他现在感情稳定、毫不躁动,所以对各种各样的八卦也没以往那般执着,一心只想做任务领头衔。

叶修把卷轴拉开,右半边交给蓝河,自己拿着左半边。两人看了看任务链的起始点是在峡峰森林的某个NPC处,不禁相视一笑。正所谓无巧不成书,峡峰森林是他们初次邂逅的地方,当时的单魄修为五重天小怪对玩家普遍水平来说还是不可亵玩的彪悍玩意儿,现在却已经是活动任务链中的底层难度了。旧地重游,两人也是感慨满满。

由于全息平行世界和其他网游本质上的不同,系统对活动中难度较低的任务进行了分流,以避免如云端广场上那样拥挤的人潮,所以叶修和蓝河到达峡峰森林腹地的时候也没有碰上太多的玩家组合。他们很快找到了卷轴中指定的叫“水深”的NPC,是一个冲力二魄贯通的弓箭手。不愧是任务起始点,从水深身上接到的任务非常简单,就是在峡峰山区收集一堆材料,然后帮他送到老婆“路珂”那里。

尽管一些目标地是悬崖峭壁的采摘比较费劲,也的确很点题地需要两个人的合作才可以做到,但对叶修和蓝河这种高玩来说,还是秒秒钟就能搞定的事情,更何况他们一个有瞬移,一个有疾行千里,都是赶路的外挂。去往志灵区的林荫城、在一家裁缝铺里找到路珂交任务后,两人已经比较清楚这个活动剧情的套路了——简单来说,就是玩家组合与路珂交流卷轴中的剧情信息后,路珂开始对她老公最近相处的朋友和所做的事业产生担忧,并引导玩家去调查水深。

这种类型的活动任务叶修没做过,蓝河倒是很熟,不只是在平行世界熟,而是在玩过的很多网游中都熟。它不像学院的任务还需要自己推敲耗费脑力,大体上一步步按照指示来做就能过得去。蓝河这才发现,自己跟叶修在平行世界里的生活很非主流,找的尽是刺激,什么杀NPC、闯七杀堂,都是正常人干不出来的事;反而是现在简单的任务,只需要一点生活技能的,叶修全部干不了——什么采矿、庖丁、缝纫,他压根就没练过。

“男主外,女主内?”叶修看蓝河黑着脸在路珂身边忙活,笑得毫无歉意,只有欠意。

“我要打人了……”蓝河欲哭无泪。

好在这种事情玩到后面就不多,主要还是一系列的推怪任务。他们一个综合性暴力输出,一个纯暴力输出,逮哪儿秒哪儿,在活动积分和速度榜单上的排位噌噌噌就往上飙,看得一些前期采集做得飞快的玩家组合一愣一愣的。很多人甚至开始怀疑这个“无敌最默契”要试图在当晚就走完活动任务链了。

不过这种事情大家也就想想。官方放一周的时间自然有其道理,叶修和蓝河现充之后,每天也没有很长时间游戏,推了几个任务本、让“无敌最默契”的排名卡到第四就心满意足地结束了。两人在白石街61号的爱巢吻别,许博远下线休息,叶修后来又跑去一寸相思看了一眼,发现一寸灰还真是在任务,连自己的亲亲小酒馆都交给了系统托管着。

活动的周期总是过得很快,就好像清净的日常生活容易飞逝一样。许博远发现自己在大事将近的时候,内心倒是出奇得平静。他偶尔打电话问问喻文州广告的筹备情况,好提前做个心理准备,还被喻文州一副很笃定的样子回过来,说小许你不用担心,好好玩就可以了,弄得他自己也渐渐忘记了曾经思前想后犹豫不决的紧张感。

相较之下,叶修就要比他更着急、更上心一点。

很多事情别人不知道,许博远却是清楚的。那个人表面看起来总是云淡风轻的原因,如果不是因为他没事做,就是因为他有足够的能力;而这些能力的积累都是依靠他本身的努力而来,并不是他起了个名叫“叶修”就会凭空出现的。且不说他武学上有什么天赋,光拿他给自己做司机这件事来举例,许博远就可以列出一百件叶修为了扮演好这个角色所琢磨定的准备工作。这次他回叶家,为了推行全息模拟的商业化盟会,要以叶氏代表人的身份和其他武学宗家一个个谈判过来,不仅时间仓促,还难度巨大,况且还处于和爱人南北分隔的状态,实在是背负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对于这些事情,许博远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晚上的游戏里,一起做活动任务的时候尽量帮他放松,并且在被日常地动手动脚和言语调侃之后极力忍住不去打他而已。

一周的活动转眼已接近尾声,水深和路珂的故事也快结局。当然,能坚挺到他们俩摆脱麻烦重修旧好的玩家组合并不多,很多在任务链的中段就完成不下去了,毕竟活动的排名不仅考验组合的默契,还有一些竞技方面的考量。活动的最后一个任务,就是水深请求玩家作为使者向路珂传信表达歉意——这是整个任务链中唯一的PVP元素。接到这个任务的组合、也就是站到最后的那些玩家要进行抽签,分组2V2,直至出现最后的赢家,成为真正的信使将整个任务链做完。这场大战,才是整个“平行默契”活动中最具观赏性、也最吸引人的一个亮点。

蓝河和君莫笑的“无敌最默契”组合自然存活到了最后的玩家表单之中。等到他们上线收取消息的时候,系统甚至都已经帮着把签给随机抽好了,就画在最后的卷轴上。叶修细细地看了半天,忽然“咦”了一声。

“怎么了?”蓝河问。

“沐橙和我们一组了,”叶修指着卷轴最后的那行名字道,“你看这里,‘打完这场你就跟我回学校念书’组合,玩家是沐雨橙风,和毁人不倦……毁人不倦谁啊?”


——tbc——

明明没什么课,还是感觉身体被掏空。写完了我终于要学习了。

顺便,我在ios二区夏之蝉,昵称一寸冰凉……你们……懂的……

评论 ( 19 )
热度 ( 61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