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微包罗】搭档

排球paro。前一篇:【乔安】夜训

———分割———

纤长的五指微分,拇指成一直线,包络出一个长约30厘米的弧度,轻托着球的下部传向体育馆的白墙,又在弹回之后再次轻托,发出连续不绝的“啪嗒”声。身材并不高大的男孩不断地重复着这个动作,汗水将他的T恤沁湿,并在背后画出了蜿蜒的水渍。

罗辑今天的练习频率是每分钟180次,坚持了近30分钟还未掉球。

直到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开:“老弟!”

“……”

球掉了。

罗辑无奈地弯腰去拾,顺手拧了一把包荣兴的腰肌,把人痒得嗷嗷直叫。“说多少次了,练习的时候别吓我,”他抹了把额上的汗,抬起头来看对面的大高个,“另外,你今天迟到了25分07秒,安文逸已经走了。魏指导……魏指导今天不在,算你逃过一劫。”

包荣兴还是嬉皮笑脸的,搭着罗辑的肩膀呵呵呵,解释说是有奇怪的女生约他在小树林见面,说了一堆奇怪的话,纠缠了半天才摆脱掉。

“桃花不浅啊。”罗辑面无表情,作势要推开把身体大半重量压在他身上的那个死包子,奈何双手酸疼气力不济,只能任他身上清爽的少年味一个劲地钻进自己的毛孔。

“老弟你身上好汗哦。”包子说。

那你特么的就把我放开啊!罗辑在心里咆哮。

“开始训练吧。”他嘴上是这么说,感觉自己酷酷的。

包荣兴咧嘴一笑,抢过罗辑怀里的球,大力往体育馆高处的看台沿上一砸。球飞出去的同时,两人也不约而同地飞速奔向了最近的半个球场,自然而然地站到了自己最合适的位置。包荣兴稳扎稳打地将反弹回的排球垫高起来,刚好给罗辑腾出一个完美的传球空间。

“怎么打!”包荣兴喊道,球在同一时刻脱出他的小臂。

“斜线……”罗辑脱口而出就要报一个数字,却在跃起托球的那一瞬间停了下来。

“算了!随便你!”他喊。

手指触球高推,身体轻盈落地,传出的角度高过了45°,有点偏。

包荣兴蹬地弹跃,堪堪滞空在手掌距球70厘米处。

“啪!”

铁掌包球撞出脆响,随后才是急速斜坠落地“咚”的一声。大斜线与底线约呈60°,和罗辑心中所想一模一样。

“呵啊!”包荣兴振臂欢呼,“界内!”

“可以啊,再来!”罗辑垫起下一个球,“叶队说我们今天至少要成功配成50次……”

“没问题!”包荣兴兴致很高,将球垫回待传,“练完咱们去吃烤肉?”

“你就知道吃!”

好传。

“去吃烤肉吧老弟!”

力扣。

“……好!”

压线界内,完美。

“还有48次哦。”

下一个球。

“没问题,交给我吧!”


罗辑从来没想过他能和包荣兴成为这样好的搭档。至少在他第一次见到包荣兴的时候,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他是院里的数学竞赛特长生,作为二传手,意识和判断力都非常强。叶修把他招进队里来的时候就是看中了这一点。遗憾的是,他练排球很多年,却始终没有特别好的手感,经常就是知道该怎么传,却怎么都传不出,狠准的程度完全比不上排球新手安文逸。

罗辑本来都下定决心专门给队里做技术统计和理论研究了,没想到叶修直接领了个傻乎乎的大高个儿到他面前,开玩笑也似地说:“罗辑同学,这个新手就交给你调教。他做主攻手,大概还挺合你路子。”

“嗨!”包荣兴高兴地朝罗辑打招呼,“哎同学你穿这种院衫的话,是不是小我一届?”

“啊?”罗辑没理他,还在试图理解叶修的意思,莫不是在嘲讽他传球精度太低?

然而队长却并不打算解释。“你们试试看,就知道了。”他说。

“试试看……”

一个小时之后,罗辑看着满地乱球的眼神已经惨不忍睹。

不能说包子进攻的力道不行,他的弹跳、滞空与球速甚至要比叶修的素质更为优秀;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不按套路出牌,喜欢大力出奇迹式的乱打。罗辑的问题则是心细手粗。就是说能够在托到球的瞬间想到无数巧妙的进攻方式,却无法通过自己的手实现。这本来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了,偏偏搭档还摊上一个脑回路出奇的包荣兴,着叠加效应简直是把罗辑的套路不知道歪到哪里去了。

他原以为自己跟这个搭档的缘分已经到此为止。

“叶神,我们不行。”罗辑就这么直截了当地同叶修说。

“行的行的,”叶修笑眯眯地看着不远处一个人垫得起劲的包子,对罗辑道:“你没看到他的能力,也没体现出自己的能力。”

我也没什么能力啊,罗辑心说。

“相信搭档,”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记住这四个字。”


罗辑把这四个字记在了心里,却直到新院队的第一场训练赛才开始理解。

当时的对手是兄弟院系的排球队,因为叶修和他们的经理蓝河私交甚好才组织起来的,为了给校级的比赛做热身准备。首发是叶修、方锐、伍晨、安文逸、莫凡和乔一帆,新队的主力队员中只有罗辑和包荣兴没有上场。包子看比赛看得很兴奋,两方的胜球都会鼓掌叫好;罗辑则在一旁委委屈屈地坐着,对自己的搭档感到大写的服气。

很快,对方1:0先下一局。

训练赛打的是三局两胜。虽然结果并不重要,但被连取好几分之后,队员的心态都比较急躁。叶修在换场休息的时候和教练魏琛商量了一下,然后开始排定后面的阵容。

“下一场你们上,”他对替补席上的两位说,“老伍和小安下来。”

罗辑不太懂队长的思路。伍晨下来换包荣兴可以理解,毕竟他马上就要毕业,到时候校总杯能不能参加都难说;可用他来换安文逸就很奇怪了。毕竟如果是针对比赛的话,练安文逸的价值比练他要大得多。

“队长……”

叶修摆手示意他不必说什么,又朝他指指包荣兴――大高个儿已经兴奋地奔到场上去了,正边拍着球,边跟对面的主攻手黄少天指手画脚,聊得兴起。

罗辑突然觉得自己比包子差远了。

“好,我上。”他接过换人牌,同安文逸击了下掌。


有罗辑和包荣兴在的第二局马上开始。前几个球双方打得还算平稳,比分交替上涨。莫凡的一传和乔一帆的防守都非常严密,罗辑接到了不少好球,也顺势传出了不少好球――有方锐和包荣兴在网前混淆视听,他给叶修递球就变得容易起来,就算有些失误,凭叶修的个人能力也足以化腐朽为神奇。然而对方很快适应了这种毫无变化的攻势,反击的节奏开始变得刁钻起来,罗辑出现的失误也越来越多。尽管他努力在调整自己的心态,可很多事情到了临场的时候真的做不到。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比分差距越拉越大,听着对手的情绪越来越高涨。

“这样不行,”魏琛在暂停的时候说,“你不能把所有的球都给叶修。我知道你心里算的很清楚,很多情况下给包子或者方锐明显会更好。”

包子勾勾他的肩膀:“就是啊!传给我嘛。”

“不是我不想传,只是……”罗辑突然有些说不下去,声音也抖了起来。他想说自己只是没信心而已。

没信心――他传出的球太容易偏了。他害怕不是叶修的话,就无法修正那些偏差,更无法打出他心中想要的战略。

“要不还是换小安吧,”罗辑看了一眼记分牌,“没剩下多少分了。别因为我的关系输得太难看……”

“不要!”

他话没说完,就听见一个声音从他头顶上吼了出来。

“包子?”罗辑吓了一跳。

“老弟你这人怎么这样!”不知道是因为出汗太多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包荣兴的脸罕见地涨到通红,“你今天还一个球都没给过我!”

这是罗辑第一次看到包荣兴对他表达这样的情绪。这个人明明总是嘻嘻哈哈的样子。

“可是我不确定你能不能按我想的方式来进攻,毕竟平时的训练里……”罗辑有点不敢看他的眼睛。他知道自己没有做到叶修说的那四个字。

“那个很重要吗?”

“啊?”

“怎么进攻,很重要吗?”包荣兴说,“把球打过去不就可以了?……我打过去,让他们接不到,不就可以了?”

“……”

“把球传给我,我就能扣,”包荣兴把手中掐着的排球塞到罗辑手中,“我一直在等你。”

他说完这句话便转身回了场上。罗辑同样是第一次觉得,这个高大的背影也会有落寞的时刻。

包子说,他在等我。

叶修拍了拍罗辑的肩膀。“走吧,开始了。”他说。


在短短的暂停中,对方的队长喻文州也做出了一些布置,但他们没想到叶修这里会坚持让罗辑留在场上。他对这个队伍来说究竟具有怎样的价值,这个问题喻文州在思索,罗辑本人同样在思索。

不过,这一次的思索,却因为包子的一番话而有了不同。

罗辑在尝试。

他突然发现,自己之前的想法其实是一个莫大的禁锢;没有了“传给叶修”这个限定条件,他能够做出的战术安排更多,角度也更广。他所有的动作都变得有目的性,而不是仅仅是为了将球打到对方的场地。空中画着一条又一条的抛物线,的确仍和他期望的角度有偏差,但目标落点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动。罗辑开始意识到,自己作为二传手在场上的主宰作用――尽管他的主宰正使得比分的差距被不断拉大。

这份让他坚持下去的信心来自于接收他传球的叶修、方锐,更来自于包子。他能感受到,那个人注视着他每一步跃起的目光。他是真的信任我,罗辑心想。

他在一心一意地等我。


转眼,训练赛到了赛点。

罗辑还从没有在某场比赛中流过那么多的汗,弄得他甚至以为自己是头一回打排球了。网对面的喻文州眼神询问叶修要不要暂停,叶修转头看罗辑的眼神,然后笑着摇了摇头。

罗辑正在渐入佳境。

对面发球是主攻手黄少天,一会儿发完之后是要上来接一传的,而他们这里,则罗辑和包子都在网前,姑且也算对面进攻的弱轮。

罗辑紧盯着黄少天的动作,看见他拍着球在地上弹了几下,而后是助跑、起跳和发球。

球过来了!

乍一看是很高的一个发球,球速适中,却在过网之后堪堪直坠,应当是发球手凭借技术有意为之的。然而黄少天在之前的轮次中并没有用过这种球法,大概是想直接拿下这个赛点。

罗辑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这个球,竟然是个近网!而且角度毫无疑问正朝他飞来,此时若要依靠刚好轮转到后排的叶修和莫凡来接一传万万是来不及的。

所以,这个球只有他直接来接传。

下落角度、起跳时间、起跳高度、触球点、推球力、传球方向……一个个具体的数字如流水般从罗辑的脑中闪过。这是他的天赋,更是他的习惯。飞速处理数据的能力帮助他将自家和敌对两方的情况都能摸得相当清楚,以至于在着从落球到出球的短短时间内,他已经清楚地反应过来,怎样的反击能够帮助他们置之死地而后生。

这个位置,果然还是要留给四号位的包子!罗辑推了!

“啪”的一声闷响,黄蓝相间的排球由来自底部的爆发力量强势地推顶了出去!罗辑触球的位置完美,心中几乎就要松下这口气了,却忽然感到了指感的微妙不同;再一抬眼,出手不久后的排球竟然在空中翻旋了起来。这对他这种从二传到四号位的长距离传球来说无疑是比较重大的失误――旋转的球将失去很大一部分的爆发力,并缩短飞行的距离、改变滞空的高度――罗辑就要眼睁睁地看着这最后一球错过包荣兴的攻击!

“包子!”罗辑不禁喊出了声。

就在那一瞬间,一人已骤然跃起,高大身影遮蔽了体育馆吊顶的白灯,在罗辑的脸上投射出了光与影清晰的分界。他似是在这一毫秒内停滞了自身所有的运动一般,硬生生地保留在了最高点――同一时刻,罗辑的球距他约70厘米。

相当适合他的一个长度。

又是“啪”的一声,质感却是比方才硬道得多。飞一般的速度球直直撞向对面的底线。

然后包荣兴才落地。

对面有点呆住了,罗辑也有点呆住了。这无疑是整场比赛中最具攻击力的一个球,而且进攻的模式与最终的落点同罗辑设想的一模一样。

在他第无数次传偏的情况下,包子接住了他的球。

罗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战术有了发挥的余地;也第一次理解,一个好的进攻是如何触发的。唯一的条件,就是叶修那四个字:信任搭档。

在他学会正视自己的搭档包荣兴的第一天,他邂逅了无数个“第一次”的体验。

他无法在未结束的赛场上热泪盈眶,只能和仍一脸兴奋的包子简单地碰了个拳。

“接得漂亮。”


那场训练赛虽然还是以新队的2:0失败结束,却无疑给了罗辑与包荣兴这对搭档一个崭新的开始。没有人能想到,包子这个不按规则出牌的主攻手还真的能找到了一个合得上他步伐的人。

其实从根源上来说,他们的快攻搭档,并非是二传手的主导,而是互相调整的过程。罗辑的能力,是对自己的攻手进行最细致的引导;而包子的能力,则是充分信任自己的二传,运用自己的手感弥补传球上的缺憾。他们逐渐成为了新院队最成功的杀手锏之一。

“6号罗辑换3号安文逸下。”

黄色标牌与击掌之后,他总能站到他的身边。

“赢了之后去吃烤肉?”

因为信任,所以轻松。

“先赢下吧!”

这样的搭档,无可复制。


———待续别的CP——


这个paro还是有点难写的。我仿佛最多再写一篇叶蓝吧。已经稍微透露了一点设定。

评论 ( 4 )
热度 ( 39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