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叶蓝】请和废柴的我谈恋爱55

亲切的上卷链接:《废爱(上)》章节整理 

亲切的前文链接:48 49 50 51 52 53 54

55.  定情信物护身符

周榜。

蓝河听绕岸垂杨提到这个词,才忽得想起他能如此趾高气昂的原因。之前路过云端神殿广场边上公告牌的时候,他好像确实在榜单里瞄到了“绕岸垂杨”这四个字。

平行世界两大榜单,等级榜和效率榜,都是一周一更新的。双榜各列十个玩家,分别根据累积的经验值和经验与在线时间的比值,由大到小排列出来。能够进入榜单的玩家,也就是平行世界所谓的高手玩家,很多也是人气玩家,比如长期霸榜的夜雨声烦。蓝河的技术虽然比不上黄少天,但他在线时间不短,装备也好,所以在游戏刚开服那会儿,也是坐稳了等级榜老六的位子的。在和叶修搭伙之后,他的等级和效率都明显飙升,特别是等级,在“误杀陈楚事件”之后,一度成为平行世界第一个双魄贯通的玩家,吓得黄少天在跟喻文州小别胜新婚的间隙,还抽空给他消息了几百条问号。

不过之后发生了更多的事情,让他如一夜梦回般重新回到了现实生活中。心结的解开、和叶修的恋爱、还有每日坚持的复健,都给予了他无与伦比的充实感——于是游戏便转化角色,成了他生活中锦上添花的点缀,而不是遮掩抑郁的毒品。蓝河现在虽然每晚还是上线,却主要是为了和叶修见面,两人有时泡在一寸相思喝酒,有时去北斗学院的小树林里亲热,几乎不怎么做任务了;再加上游戏人气的提升,和官方提前发布的学院大战预告,玩家们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刷等级,榜单每周都会有剧烈的波动,他掉出前十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无怪乎绕岸垂杨会拿这个说事。换在以前,蓝河倒可能真的会被刺激到;不过现在嘛……

他无所谓了。

“哦,我就路过,”蓝河耸耸肩道,“顺便,恭喜你了。”

绕岸垂杨脸上有点没趣。他和蓝河是老对头了,从一个游戏怼到另一个游戏,孜孜不倦,乐此不疲,对蓝河其人也多少有些了解。他寻思着以蓝河好面子的程度,应该反应会更激烈一点,没想到人家却甩了一脸性冷淡给他,当真是让人大大地不爽。

蓝河看绕岸垂杨站着没动,不知道在动什么心思,便觉得自己还是走为上策。没想到一迈步子,对方又是一个“站住”抛了出来。

“你是不是不服气?”他咬牙切齿地说。

蓝河一脸茫然:“我没有啊?”

“你就是不服气!”绕岸垂杨已经不管自己的语气有多幼稚了,他纯粹是觉得,自己下了那么大力气超越蓝河,结果只换来对方一句“恭喜”,实在是超级没有成就感。

“你要怎样啊……”蓝河有点无奈,“我赶着跟人下本呢。”

“赶着下本你还停在这里思考人生,骗鬼啊,”绕岸垂杨道:“麻利点儿来切磋切磋吧?赢了我就让你走。”

蓝河算是明白了,绕岸垂杨是想靠着这点等级优势,先下手为强地把他搞死呢。毕竟平行世界的PK,输者是会掉经验的,而且掉的不少,很可能一个不巧,他的双魄贯通境就被杀没了。

“怎么,怕了?”绕岸垂杨看蓝河不说话,总算是觉得自己挽回了点尊严。

“别说,你的激将法还挺管用的。”蓝河说出来才意识到,这仿佛是叶修讲过的台词。他抽出腰间悬着的蓝桥春雪刀,从容地握紧了,指向对面。

“来吧,速战速决,”蓝河道:“我一会儿真的要下本。”

绕岸垂杨看他摆好了架势,终于也是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容。他以力之魄最为普通的技能大力拳起手,直接就轰向了蓝河。

蓝河没有躲。他知道绕岸垂杨首修的和他一样,是力之魄,所以对大力拳这种技能有几斤几两最为了解。他的蓝桥春雪刀好歹也算是个神兵,判定很强,又有提速和冻结的双效果,怎么想都没必要怕他,便直接朝着绕岸垂杨的拳头对砍了过去。

然而蓝河的刀锋一接触绕岸垂杨,他就直觉有哪里不对,因为冻结的冰棱柱并没有立即出现!

怎么会?蓝桥春雪对他不起效果?

蓝河心下一凛,马上收招后退,蹭着挥刀的余力将自己和绕岸垂杨拉开了好几个身位格。

“有意思,”绕岸垂杨也放下了他握拳的手,“你这宝贝不仅能冻还能提速,逃跑利器啊,倒是很适合你。”

蓝河没心思跟他嘴炮,只是皱眉去观察绕岸垂杨的手——手上有个戒指。

他没有冲之魄的“鉴定”技能,看不出戒指装备的详细属性。但根据多年游戏的经验和方才的表现来看,这个戒指应该是力之魄专属的防御系,性能不弱,至少是能冲散蓝桥春雪所增加的那20%的攻击力的程度,搞不好也是个神兵。

有点不妙啊,蓝河想。

对于这场PK,他本就有个极度危险的劣势,那就是和对手信息的不对等。当初他成为平行世界双魄贯通的第一人,这新闻太大,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他是力之魄和枢之魄的贯通者,绕岸垂杨自然也不例外;而他自己呢,却因为忘记这号人物太久,没能第一时间知道绕岸垂杨第二个贯通的境界是什么。所以他本来的策略,其实就是用蓝桥春雪的冻结和提速效果把他一路压制到死;但防御戒指的存在,却彻底否定了他这条路。

怎么办呢,蓝河握着刀的手有点出汗了。他贯通境的异能只有两个,一个是疾行千里,一个是润物无声,都不是适合用来和人PK的。现在还不知道绕岸垂杨都藏了什么招数……他都有点后悔自己不明不白地就答应这场“切磋”了。

自己可千万不能掉级啊,一定要保持住双魄贯通的境界。

——因为“润物无声”这个异能,无论如何,蓝河都不想弄丢。

“等等!”蓝河突然出声道。

“怎么?”绕岸垂杨疑惑,在他印象里,蓝河并不是个婆婆妈妈的家伙。

“你戴了戒指,”蓝河指指他的手,“刚才出手又那么急,我难免忘记了。抱歉,麻烦你等我也戴一个。”

绕岸垂杨这种时候还是挺大方的:“行啊你戴,咱们公平PK。”

公平你妹,蓝河心道。网游嘛,玩得还不就是我知道你不知道,和人多欺负人少。我虎落平阳一时没情报,只能靠人多欺负人少了。

唉,这微妙的心态,总有种被叶修附身了的感觉……

蓝河晃晃脑袋清醒了下,还真划开了面板,从物品里圈出了乾坤袋,又从里面掏出了个小戒指。

“你那是什么装备?神兵?藏那么好?攻击系的还是防御系的?”绕岸垂杨看不清东西,只能干巴巴地问了一串。他真的在指望蓝河傻到不小心告诉他点什么。

“不是神兵,是护身符。”蓝河把叶修送给他的那个草圈戒指煞有介事地套到了手上。

“哦,也是防御系的,”绕岸垂杨笑,看起来很自信,“那么刚好跟我这个比试比试。”

“不是防御系的,就是护身符。”蓝河诚恳道。他才不会说自己拿戒指的终极目的就是在打开面板的时候偷偷给叶修去了个消息。

然而绕岸垂杨对自己被人套路了这件事情全无察觉。“护身符?还有这种属性的装备?”他仿佛在认真思考。

“定情信物护身符,自制装备,可以召唤出君莫笑。”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冷不丁地就从他身后传来,把刚戴好戒指的蓝河都吓了一跳。

“我去,这么快。”蓝河惊。

叶修打了个响指:“说了是随叫随到。”

绕岸垂杨:“……”

“召唤兽来了,”叶修用千机伞的伞尖戳了戳一脸懵逼的绕岸垂杨,用一种连蓝河都没听过的挑衅口吻沉声道:“在打倒我之前,别想动他。”



——tbc——

我成了一个每天凌晨三点更新的废伦。

真的,如果谁晚上睡不着觉,我实力深夜陪聊。

评论 ( 49 )
热度 ( 115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