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叶蓝】养父(34-40)

亲切的前文链接:

1-6      7-12    13-17  

18-22  23-27  28-33

注:您没有少看一集。本更全程回忆杀。

鬼畜叶、鬼畜河、鬼畜橙出没注意。

(↑所以说这个走向到底是怎么回事)

—————————————

三四、

三年前,沐雨楼。

“完美。”

叶修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对身边的美人说:“这样就可以了吗?”

“可以了,我的技术你还信不过?”苏沐橙道,“保证连你老爹都认不出来。”

叶修笑:“就是要我老爹认不出来。”

苏沐橙帮叶修套上深色的西服外套,边为他打着领带边说:“叶修,你究竟是怎么想的?要报仇的话,让你养父临死前看清楚你是谁岂不是更解恨?”

“我不是想解恨,”叶修说,“相反,我不希望他死得痛苦。”

苏沐橙皱眉:“什么意思?”

“我对他,就像你对叶秋一样,”叶修说着,将一把匕首藏到了腰间,“很难理解吧?我会对我养父产生这种凌驾于感激之上的感情。”

“我确实不能理解,”苏沐橙摇摇头,双手交叉着抱在胸前,“至少我不会想杀叶秋。就算他铁了心要离开我,就算我恨他恨到想杀人,也不会想亲手做这件事。”

“我爱我爸爸,但是我恨绝色,”叶修重新理好衣服,点了支烟叼在嘴里道:“绝色只是个冰冷的杀人工具罢了;但我爸,蓝河,是个活生生的人。正因为我爱他,所以我不想他这样的人继续被一个组织的代号玷污下去。”

“随你吧,”苏沐橙叹了口气,“但我还是要提醒你,君莫笑的考验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抱着这样反组织的态度去传承代号,很可能会有麻烦。”

“感谢沐雨橙风的忠告,”叶修摁灭了烟头,摸起桌上摆着的一张单牌,朝苏沐橙甩去,“把你的红心Q收好了,一会儿叶秋要来的吧?”

苏沐橙用两根纤细的手指夹住了扑克,嫣然一笑,却仿佛别有深意。

“你放心,我会跟他说清楚的。毕竟,今天可能是我们见的最后一面了。”

斜下的夕阳透过沐雨楼古朴的窗花洒在苏沐橙的身上,宛若一个真正的女王。她目送着叶修的背影离开了她的屋子,消失在回廊的尽头。

她知道,即将到来的这个夜晚,对叶氏兄弟和他们的养父三个人来说,都注定是一场浩劫。

“莫要怪我,”苏沐橙将画着皇后的纸牌在朱唇上轻柔一吻,“这都是命运使然,我们扛不过的。”


三五、

夜幕降临,沐雨楼外挂起五色的夜灯,像是绽开的烟火,又带着些星星点点的清冷。

蓝河少见地乘车来了这里。倒不是说他一个单身男人来这种地方有什么需要藏着掖着的地方,而是担心撞见自家的两个败家小子,特别是大的那一个。他来沐雨楼是做任务的,换言之,就是杀人——这是他最不愿意让叶修和叶秋知道的、有关他的事情。

“目标:红心Q今晚的客人。”

君莫笑给他的留言就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话。然而对一个杀手来说,已经足够了。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任务,蓝河心想。

目标明确是一,地形有利是二。他知道苏沐橙每天都会在同一个房间接待客人,也知道沐雨楼有很多易于隐藏和埋伏的地方。实际上,他会知道这些,还得感谢叶修经常性的瞎胡闹,逼他每次都要来这栋楼阁里抓人回去。

一想到孩子的事情,蓝河就忍不住摇了摇头,还带着些自己都没注意到的笑意。他现在除了出任务的时候,整天婆婆妈妈的,全是为了叶家的那两只小崽,一点也不像个杀手。

不过,做任务的时候还是要像点样子的。

毕竟,我要赚钱养家啊。


三六、

“先生,请问您有约了吗?”门口的侍应小姐体贴地替蓝河揽过外套,想帮他提手上拎着的那个大黑包,却被轻轻地推开了。

蓝河摆摆手道:“我定了’风月间’的包厢。你带我过去,别让任何人进来。”他知道,沐雨楼的服务员都是苏沐橙亲手调教出来的,学会应付不同的客人是基本素养。他这么要求的话,就必然不会有人来打扰他。

“风月间”的位置就在苏沐橙房间的斜对角,可以隔着一个天井遥遥相望。蓝河进去之后,先拴上了门,又在房间里打量了一圈。这种普通包厢的布置大体上都是类似的,不过这间屏风旁的幔帐颜色倒是深了一些,看得蓝河有些压抑。

——压抑正好,适合杀人。

蓝河看了眼手表,心知时间差不多要到了。苏沐橙的客人要露面了。

他打开包裹,取出几个零件,快速组装了一把狙击步枪,又熟门熟路地将它架好在了窗台之上。装好弹匣、调解准心准镜、摆好身姿……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蓝河才开始观察他的目标。

苏沐橙的客人……瞄准镜中的视野范围随枪体的角度不断地上下左右移动着,蓝河在一片灯红酒绿之中寻找着猎物。

来了!

终于,一个身影在苏沐橙的身边坐下了。蓝河透过瞄准镜,看得一清二楚——

妈的,叶秋?!


三七、

蓝河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从刚才伏趴着的地方一跃而起,仿佛继续停留在原地的话,就会控制不住朝自己的养子开枪一样。

叶秋、叶秋……

苏沐橙今晚的客人怎么会是叶秋?!

他心急火燎地摸出怀中那封君莫笑的委托信,看了又看,却没有发现任何额外的玄机。况且,经验上来说,君莫笑的指示都会给得非常直接,说什么就是什么……没得商量。

没得商量。

蓝河不自觉地大口大口喘起气来。

君莫笑不可能不知道叶秋是他的养子。虽然他对绝色收养儿子表示反对,但这么多年了,也没有真的干涉过。所以说,到底为什么这一次……

君莫笑到底想干什么?


三八、

蓝河不知道君莫笑的目的。然而,他更不知道的是,他的另一个儿子正在风月间深色的帷幔之后,悄无声息地观察着他所表现出来的一切情绪。

叶修同样是惊出了一声冷汗。

君莫笑同他联系这次的考验之时,说会给绝色一个任务,好让他出现在一个既定的地方,方便代号传承的进行。叶修本来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以为只是个普通的委托;直到他看见蓝河狙击枪所指的方向,才意识到,这张鬼牌表面上“好心”的安排,暗地里却是戳满了倒刺的陷阱。

怎么办……

最好的办法,是现在就动手杀死绝色。这样既可免弟弟于生命危险之中,也能尽早结束自己的考验,将自己深爱的养父从“绝色”的禁锢之中解放出来。

但叶修下不了手——因为他现在眼见的那个人,并不是他想要面对的杀手绝色,而是他的养父:那个手足无措、犹犹豫豫、婆婆妈妈的男人。他无法将眼前的蓝河与杀死自己亲身父母的绝色重叠在一起。

绝色……你到底怎么了?


三九、

在最初的那阵震惊与恶心过去之后,蓝河总算是逐渐平静了下来。

他趴回到原来狙击的那个位置,深吸一口气,将目光重又投回到瞄准镜上。

……

果然,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那么多奇迹的啊,蓝河心中苦笑,目标就是叶秋没错,自己再怎么祈祷都不会改变的。

所以绝色,你要怎么做呢?

看着准镜中叶秋的背影,蓝河的脑海里全是自己抚养叶修和叶秋长大的点点滴滴。他本身是个孤儿,知道流浪的痛苦,所以想尽己所能,试着给两个孩子一个真正的家。只是谁能想到,在他花费了十二年的光阴、就快要实现这个梦想的时候,组织会命令他亲手去打碎这一切呢?——就好像他曾经亲手撕碎的叶修和叶秋与生俱来的幸福一样。

然而,蓝河心里也清楚,组织对他来说,同样很重要。这是第一个真正接纳他的地方,也是自己曾发誓终身效忠的地方。

“杀手,你要学会决断。”这是君莫笑常说的话。

蓝河在组织里的地位,是君莫笑一手拉扯起来的。蓝河感激他、敬他、服他,所以也从来没有违抗过他的命令。

从来没有。

“目标:红心Q今晚的客人。”

蓝河“喀嗒”一声拉了枪栓。

子弹,上膛。


四十、

叶修将蓝河所有的表情与举动都看得一清二楚。

在看到蓝河回到狙击枪前的时候,他就松了一口气;而再当蓝河拉动枪栓的时候,叶修的唇角甚至勾起了笑意。

绝色,欢迎回来。

叶修抽出腰间的刀刃,拨开了帷幔的一角。

……

爸爸,我爱你。

——所以,再见了。



——tbc——

微秋橙。(然而其实并没有叶秋什么事)

所以其实回忆杀还没杀完,这就是我所谓的那个最重要的回忆杀。

我现在有点怀疑我下更能不能完结。

总之,这是个HE。

评论 ( 19 )
热度 ( 78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