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叶蓝】养父(18-22)

亲切的前文链接:1-6  7-12  13-17 

————————————————

十八、

此时的蓝河距离叶修只有几公分的距离,他能清楚地感受到养子灼热的鼻息在自己脸上温柔地喷吐。

这孩子,刚刚说什么……

“我爱你,爸爸,”叶修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又说了一遍。

蓝河摇摇头:“我还是不敢相信,你能就这样原谅我。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的杀父仇人。”

叶修掀开蓝河的衬衫下摆,在他侧腹的那道伤口上摸了又摸。

“我不原谅你又能如何?杀了你?”叶修戏谑道。

蓝河没有抗拒叶修的动作,反然卸了全身的力气,说道:“如果你想的话,我也……”

“你就躺平了让我杀?”叶修笑,“可是我不想杀你,爸爸。我说了,我爱你。”

说着,他伸在养父衬衫里的手一路向上摸去。

蓝河毫无防备地被叶修揪住了胸口的敏感处,带出了喉咙里一声深喘,叶修被激得心神一荡。如此情景,纵是用无数的时间想象,也及不上强大而坚韧的养父在他面前柔弱下来的这真实的一秒。

爸爸……

“叶修你!”蓝河反应过来叶修在做什么之后,马上作势要推开他,谁知却被这个长大的狼崽子攥住了手腕,动弹不得。他其实知道,这个时候只要往叶修的伤口那里使劲一踢,自己就有机会逃开的,然而他就是无法对叶修下这样的狠手。

三年前也是……现在也是……

叶修说他爱我,我又何尝不……

“爸爸,你能理解吗?我是……这种爱你。”叶修吻上蓝河的锁骨。

“滚……”蓝河红了眼眶。

叶修突然一发狠,将蓝河压倒在地。男人精瘦的身体撞上一些杂物,发出一阵乱响,而头部却被叶修死死护住了。就在他因为疼痛呻吟出声的同时,整间屋子的平静被一声巨响撕破——

顷刻间,震耳欲聋的机枪声淹没了紧拥在一起的他们。


十九、

“什么!”蓝河惊问。

他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叶修那一推是想保护自己,便死命扭动着身子想交换跟叶修的位置。

你叫我爸爸,就该让我保护你才是!

“别动了!”叶修厉声道,“你伤着呢!留着点力气,一会儿跟着我冲出去。”

“我他妈是你爸!”蓝河怒道,他对叶修这样强硬的态度非常不习惯,“你伤得比我重多了!”

“我他妈是你领导!”叶修也怒了,“绝色,你得听我的!”他在蓝河耳边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现在的鬼牌、君莫笑、是我!!”


二十、

“咳……咳。”

男人跌坐在包厢的老板椅上,无力地咳了两声。他胸口的血洞仍在汩汩地渗着液体。

“这是对你算计我们父子的回报。”叶修说着,放下了枪。

“……”

“你输在太自信。”

“……”

“自信到自己都忘了,我比你还要自信。”

“你的确……比绝色优秀。”男人忍着痛苦,说道。

“没错,毕竟我赢了你,”叶修把枪插回口袋,“临时起意,想换个人的代号传承,没坏了规矩吧?”

“没有……”男人艰难地苦笑了一声,“只要杀死,就是规矩。”

“那就好。”叶修笑了。

“……为什么易容?”

“我不想让他知道是我。”

“你就算赢了,也不是一个合格的杀手,”男人回光返照一般,突然来了力气,说出了完整的句子,“绝色也不是。你们都不够决绝……像我曾经提醒你的那样,没有学会决断。”

“不是所有的杀手都需要决绝,”叶修冷眼看他,“有些感情,我很珍视。”

“这样……是无法……咳咳……领导好组织的。”

“那就让我为它改头换面吧。正好,我看不惯它很久了。”

叶修走到男人身边,从他西服的插袋里摸出了一个东西。

是一张扑克牌。

“君莫笑吗?”叶修读着牌面上的字,“这张鬼牌,我就收下了。”


新的代号传承,完成。


二一、

叶修本来是想最后才跟蓝河说自己的身份的,只是没想到敌人根本没给他们聊到最后的时间。

本来以为只是梅花或者方片那边个别杀手的反叛……叶修知道是自己犯了轻敌的错。他估计了下现在的情势,觉得果然还是只有鬼牌才能调动起这样的行动。

JOKER,一正一副。

君莫笑为正,几人回为副。

正牌永远压着副牌一头,而副牌则永远觊觎正牌的地位与权力。

待敌人穿梭不绝的火力攻势稍事暂歇、随时准备进屋来搜索他们之时,叶修一个挺身将蓝河拽了起来,拼着刚包扎好的腿伤再次崩开,拉着人冲进了自己的卧室。

不久之前还躺过的床铺早已被打烂到千疮百孔,叶修摸到床底的暗格,掏了两把枪,随手往身后一递,想交给蓝河,却并没有得到对方迅速的回应。

他以为蓝河没有跟上来,忙着急地一回头,却刚好对上了养父仍在愣神的脸。

“爸?”

“你说……你是谁?”

叶修没办法,只得把枪塞到蓝河手里,帮他把手指扣好。

“我是你儿子,也是君莫笑,”叶修叹了口气说,“等我们安全了,我再跟你解释,行不行?绝色?爸爸?”

“你……”蓝河只觉得一阵说不出的愤懑堵在心口,“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

叶修听得外头已经传来了零零落落的脚步声,直觉此地不宜久留,实在没空跟蓝河打什么弯弯绕,便直接道:“好,我告诉你。就是三年前,你被捅伤的那天,行了吧?快先跟我走!”


二二、

“……”

叶修看蓝河还是一脸沉闷到不肯挪步,心里也上了点火气,从口袋里摸了自己的鬼牌出来,拍在蓝河的胸口,压抑道:“看清楚,这就是我!要这样你才信了?”

“我要你牌做什么!”蓝河终于也是爆发了出来,反手把牌拍回给他,吼道:“臭小子,你真的不懂我在气什么吗??”

“可他们马上就要进来了!”叶修怒道。要不是面对着蓝河尚且噙着泪水的眉眼,他怕自己真的会下手把人打晕了扛起来跑。

“三年了!”蓝河一拳砸在养子的胸口,不痛不痒的力道却好似用光了全身的力气一般,“三年了!接不到任务!我赋闲在家,一蹶不振,他妈就是被你整的!你说爱我,就是这样爱我的?!”

叶修抓住蓝河的拳头,把人强硬地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你……放开!”

“刚才是谁说,我杀了你都行的。”叶修突然放低了声调道,屋外杀手踩在碎弹片上发出的“咔啦咔啦”声已经越来越近,“爸爸,别冲我任性行吗?我知道,你不是真的想做’绝色’的,你一点都不想杀人。”

“……”

“你只是找不到生活的目标罢了。”叶修说。

“你凭什么……”蓝河停止了挣扎,混合了无数种情绪的泪水终于是淌了下来。

“就凭我是你儿子,更是君莫笑。”叶修道,把自己的牌重新塞到蓝河的衣袋里。

“绝色,我现在命令你,”叶修说,“帮我。”



——tbc——

这文我还就写不完了是吧= =

话说,第20节是回忆杀……总之,这篇会一直出现各种各样的回忆杀。

评论 ( 23 )
热度 ( 90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