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叶蓝】请和废柴的我谈恋爱番外一[乔安的场合]

亲切的废爱正文链接:《废爱(上)》章节整理

~~吃我乔安安利啊!

——正文开始——

“那个……黄少,C区17号机刚叫了瓶可乐,能麻烦你送一下吗?我这就下班了。”乔一帆收拾了一下前台被他纠乱的VR数据线,对身边坐着的那个人说道。

黄少天随口“哦”了一句,却并没有什么动作。他正盯着电脑屏幕,好像在搜索着什么东西。

“黄少,”乔一帆无奈,“人家按两次铃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嘛,这就去这就去,”黄少天从座位上跳起来,感觉心情不错的样子,“哎,你要走了啊。这大清早的,干什么去啊?我还以为你不管上班还是下班都会泡在平行世界里呢。”

“平时倒真的是,”乔一帆说,“不过周二和周四的上午我是有事情的……”

“这样啊,”黄少天摆摆手,“那你快去吧去吧,果姐不在,这儿交给我就行,我也不是没经验的人。”

乔一帆看他的样子,还真没瞧出来所谓的“经验”在哪儿。在平行世界里,他跟黄夜雨声烦是熟识;从陈果的口中,他也得知了一点黄少天的往事。综上所得,黄少天是个游戏高手不错,从小在网吧长大也不错,但这伺候人的活,肯定是从来没干过的。

“行吧……那你加油。”乔一帆说道。虽然很想留下来帮帮他,但一看手表,不得不走了,因为他跟人约好的时间已经快到了。

虽然伍晨老师脾气不错,但自己也不能迟到啊。

挤在上班早高峰的人群里乘公交车,乔一帆戴着耳机,用舒缓的节奏隔绝了外界的嘈杂,他的内心也随之沉静了下来。他在这个城市生活了有快三年了,跟着伍晨学习调酒也有两年了。他当初找到兴欣网吧当网管打零工,无意间跟老板娘陈果提起自己想学习的东西,没想到陈果还真的帮他联系到了伍晨这个人,在业余时间能教教他。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节奏,也正稳步地向自己的梦想迈着步子;回想起来,竟像是一场梦一般。

认真地去生活、耐心地去等待——这样的日子是他从前想都不敢想的。

还好,遇到了很多很好的人,真的很感谢他们,乔一帆想。他在心里存了一张巨长无比的感恩名单,里面有像陈果、伍晨这样无私帮助他的人,有蓝河、黄少这样的网友,有现实中的好朋友高英杰……还有他。

他,是自己摆脱过去、重新开始的理由,是自己像这样努力生活的目的。

也是自己一直在等的那个人。

小安。

你现在,过得好吗?

 

乔一帆是那种黑历史被爆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的类型。他长相清秀,面容和气,脾气也好,根本无法让人联想到他曾经有多叛逆。

说是叛逆,其实也是被现实给逼的。继升学落榜之后,他的父母又离异了。除了付充足的生活费,谁也不愿意管他。乔一帆没能好好地去念高中,更没人给予他鼓励和关心。唯一还能交心的青梅竹马,高英杰,在考上了重点高中之后,也因为父母的阻挠,被迫同他断了联系。这种标准展开的标准结局就是,大好的少年开始整日整夜地流连于网吧与地下游戏厅,甚至还加入了一个尽是街头失足青年的废柴团体。他其实也知道,这样的生活并不正确,不是自己暗恋了多年的英杰想看到的,更不是自己本身想要的。

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那时的乔一帆常常这样想,如果不清醒的话,就永远不要清醒过来好了。反正就算醒了,也不会有人会看见的。

他感觉自己就是行走在一片黑暗之中,看到不到过去和未来。现实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灰白的电子钟面而已。

所以在命运大发慈悲地为他打开了一扇窗、并让一个名叫安文逸的人经过他的窗前的时候,他也没有珍惜——他甚至没有拉开窗帘好好地看一看那个身影。直到从缝隙里透过来的风景又重新消失在黑暗里,乔一帆才意识到——

原来,安文逸就是他想要的光。

 

安文逸是高英杰的高中同学,但乔一帆跟他却并不是通过高英杰认识的。

记得那是在一个突降暴雨的傍晚,乔一帆刚结束一天的“战斗”,问老板借了把伞,打算去吃点东西。然而他一出网吧,就看到门边的墙角站了一圈人,好像是把什么东西围在了中间的样子。

“宋哥,怎么了?”他淡定地同那个为首的、叼着烟的混混打了个招呼。

那人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发黄的牙齿道:“一学生,脾气挺犟的。借点钱而已,死活不肯给。他妈的还要劳烦我们这么多兄弟劝他。”

乔一帆自然知道这伙人常做的勾当。虽然不齿,但他平时在这附近混,少不了要他们“罩”着,便也从来没管过闲事。本来,他打个招呼也就过去了,但今天的状况却好像有点不同……

因为他隐隐约约看到,那个学生的校服,跟高英杰学校里的是一样的。

“谁那么不长眼,”乔一帆笑着说,“要么我来说说?”

站成圈子的几个人闻言,便给他稍稍让了条路出来。乔一帆虽然不常参与他们的“活动”,但比他们都有钱是真的,所以一众混混平时也很看重跟他的关系。

乔一帆站到圈内,总算看清了眼前的人——确实跟高英杰同一个学校。他的眼镜和头发都淋湿了,表情冷漠;但看得出,他心里还是有点紧张。

乔一帆心念一动,装作惊讶地对他说:“高英杰,你怎么在这里?”

“高英杰”没说话,只是愣愣地看着他。

旁边几个本来意图帮他造势的人也有点愣,忍不住问道:“乔仔啊,你认识?”

“我一老同学,”乔一帆“解释”,“没见过什么场面的,可能被哥们几个吓着了。”

“乔……”那个“没见过场面”的人突然抓住了乔一帆外套的一角,吞吞吐吐地开口说,“阿乔,我真没带钱,就在这里躲个雨。”

“你看,”乔一帆顺势把他拉到自己身边,“误会一场嘛。各位哥,看在我的面子上,就这么算了吧,改天请你们喝酒。”

为首的大黄牙虽然还有点疑问,但看他这么说,便也没有深究下去。一挥手,人就都散回去打游戏了。

乔一帆长出了一口气。

他重新打开伞,刚要迈步出去,却发现“高英杰”还站在原地没动。

“嗯?”乔一帆笑,“你怎么没走,真想被他们揍啊?”

“躲雨。”他说。

“……”

好吧,这还真是无法反驳,乔一帆想了想,道:“这样吧,我送你到车站。别杵在这儿,太危险了。”

那人点点头,仿佛是在认可他说的话,然后自觉地钻到了伞下。

“唔,这样看来,你还要比我高一点。”乔一帆撑着伞,感觉按照自己平时举的那个高度的话,老是磕到旁边那人的头顶。

“我来吧,”那人接过伞,“谢谢你……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乔一帆看着前面下得稀里哗啦的雨,说:“也不为什么,就是我认识个人,跟你一个学校的。”

“叫高英杰吗?”

“诶?是啊。……哦对,我刚才对你用了他的名字来着,抱歉。”

“我认识他。我们是一个班的。”

乔一帆停下了脚步。

“这么巧?”

那人举着伞往他那边倾了倾,点点头说:“嗯。所以我刚才信任你是在帮我。”

“这样啊……”

“你跟他是什么关系?”那人问。

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却很犀利啊,乔一帆一时语塞,便在心里评价了一下这个高英杰的同班同学。

总不能跟他讲我喜欢高英杰吧……

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他回答道:“算是失联了很久的老朋友吧。”

“是吗。”那人说,仿佛在确认着什么,又仿佛在怀疑着什么。

“那个,我叫乔一帆。你叫什么名字?”乔一帆拖着他重新开始往车站走,顺便转移下话题。

“安文逸。文学的文,安逸的逸。”

“这样啊,名字跟你挺合的,哈哈。”

“……”

“前面就快到了。”

“嗯。”

“那个……”在车站的雨棚下,乔一帆收起伞,终于没忍住还是问了:“小安你……有英杰的联系方式吗?”

“……”

“啊,如果没有就算了,”乔一帆挠挠头,抱歉地笑笑,“我就随便问问。”

“我有,”安文逸说,“在手机里。把你的号码给我吧,我直接发给你。”

 

乔一帆实在没想过,自己还能通过萍水相逢的一个安文逸重新跟高英杰连上线。对于这件事,两人都觉得很奇妙,也很高兴。虽然不见的这些时间,他们已经各自在不同的方向走出了老远,但好在高英杰对他的态度依旧和从前一样。

没错,和从前一样。高英杰是真的把他当做一个好朋友的,这种事情乔一帆在很久之前就知道了。没什么好抱怨的,他想,如果说以前的我还能奢望的话,现在的我,大概离他的圈子远一点才是真的喜欢他。

所以乔一帆不太愿意跟高英杰常见面,只是常托安文逸给他带点东西,或是向他打听下高英杰的近况;相比之下,他跟安文逸见面或是聊天的时间反而要更多。

乔一帆知道,安文逸是个很认真,又很纯粹的人。虽然看起来冷冷淡淡,或着说有时候理智过了头,但大多数时间,他内心的感情还是很丰富的,会在不知不觉中给人一种强硬的体贴的感觉。就比如,他会一言不发地留一些复读的传单给乔一帆,希望他重拾学业;这种事情,高英杰也从来没有为他想过。另外,安文逸知道乔一帆对高英杰的感情,只是并不戳穿,还默默地帮乔一帆做很多事情。而乔一帆只道是跟安文逸相处的时候很舒服,却从没想过,他心里跟自己想的其实是同一件事;比起自己,甚至还要受到更多的煎熬。

因为他在帮助喜欢的人,去喜欢另一个人。

从来都是我对不起他,乔一帆想,那时的我对不起他,后来的我更对不起他。

 

这个所谓的“后来”,是指高英杰离开的时候。

“一帆,我要去北京了,这是家里人的决定。”那天高英杰以见安文逸的名义,偷偷跑出来见了乔一帆,为的其实只是一个真挚的别离。

你的家里人总是替你决定好了一切,乔一帆心里这么想,嘴上却笑着说:“是吗,北京好啊,你一个人去吗?”

高英杰微微有点脸红,道:“一帆,不瞒你说,我……有女朋友了。”

乔一帆手一抖,杯子“啪”的一声倒了,泼了一整个桌子的水。

“抱歉抱歉……”他慌乱地想用手去抹,结果被高英杰用纸巾挡了回来。他有点担忧地问道:“一帆,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乔一帆完全不知道自己何至于如此,明明就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情。他扶起杯子,重新灌了点茶,勉强笑了一下,说:“你这家伙,竟然早恋啊。”

高英杰嘿嘿一笑,说是家里世交的一个女孩子。两人同龄,聊得来,发展道路也类似,就在双方父母的默许之下在一起了。

乔一帆说:“挺好的,你加油。”

高英杰说:“你也是啊,保持联系。”

两人最后拥抱了一下。

在高英杰离开约会的咖啡馆之后,乔一帆才独自脚步虚浮地走出来。倒不是说伤心于高英杰的离开、或是名草有主,而是震惊于自己方才的表现,震惊于自己心里原来还未死绝的妄想的种子——终于在那人说出那句话的那一刻,死绝了。他的身体摇晃欲倒,却被一只熟悉的手搀住。

安文逸扶他靠在自己身上,用一种他从来没有听过的温柔的语调说:“没事吧?”

乔一帆有点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安文逸不说话。

“算了,”乔一帆苦笑,“陪我喝一杯?”

安文逸摇摇头:“我是学生。”

“那你就看着我喝。”乔一帆说。

那天,乔一帆就在他独居的小公寓里,对着安文逸没什么表情的脸喝得酩酊大醉。

“乔一帆,九罐了。”安文逸支着脑袋,指指一旁的垃圾堆说。

“那……再给我拿……拿一瓶……凑、凑个整……”

安文逸叹了口气,把瘫在沙发上的人扶起来。“不行。你不能喝了,我赌你马上就要吐了。”

“我……”乔一帆一个没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安文逸早知道会这样,愣是扒着他的脑袋转了个方向,才没被他吐一身,反而是茶几边上的地毯遭了秧。

“你看你!”安文逸在后面帮乔一帆顺着背,看着他没出息的样子,不知为何,也罕见地冒了点火气上来,“不就是为了一个高英杰吗!喝那么多,你身体不要了啊!”

乔一帆搭着安文逸的肩膀,躬着背,没再吐了。从上而下坠落的液体变成了豆大的泪珠。

“为了一个高英杰……”乔一帆哽咽地气都喘不过来,几乎是咬着牙说:“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他吗……”

安文逸沉默了半晌,然后猛地揪过他的领子,迫使乔一帆面对着他。他的眼神、和他说的那句话,让乔一帆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咬着牙,红着眼说:“那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

 

可惜乔一帆当时满脑子除了酒精还是酒精,一时间竟然没能理解安文逸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小安?”他伸手去拂安文逸眼角的水色,却被对方一下抱住。“小……安?”

“对不起,”安文逸有些生硬地说,“但是我真的想让你知道。”

乔一帆从来没见过他有这样激动的情绪。

“一帆,”他继续说,“你跟我在一起,然后好起来吧。我想去美国读医,你也去,随便学什么。我们在别的地方重新开始,好不好?”

如果是现在的乔一帆,一定会说“好,我们一起”;然而命运弄人的是,那时候的乔一帆偏偏没有懂。

只差了一点点……

乔一帆轻轻地把安文逸推开,留下一个怔怔的笑容。

“小安,我知道你想安慰我,”他说,“但你不用许给我这么大的事情。我是个没用的人,你不管我也可以的。”

“一帆,我是说真的!”安文逸想去拉他,结果被冷冷地甩开。

“小安,我累了,你回去吧。”乔一帆低下头,把双手捂在脸上,擦了擦泪痕。

“乔一帆!”安文逸大声地叫他的名字。

“你回去!”乔一帆吼道。

 

第二天,乔一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穿着睡衣躺在床上。

头痛欲裂。

他扶着太阳穴看向客厅,发现昨晚弄脏的地毯已经不见了,桌上也收拾地很干净。

……小安?

“小安?小安!”乔一帆有点疯魔地开始在窄小的公寓里团团转,还大声喊着:“安文逸、安文逸!”

可是没有人回答他。

乔一帆在沙发上找到手机,马上就是一条短讯跳了出来。是安文逸。

“我很不冷静,对不起。但是你也有错。我会在我们都好起来的时候,再来找你。如果可能的话,希望你能等我。”

乔一帆试着拨了下他的号码。果然,已经注销了。

真是你的风格啊,小安。

对不起,我知道了。

我会好起来,也会等你的。

如果可能的话,希望你能找到我。

 

“爱上你的时候还不懂感情/离别了才觉得刻骨铭心/为什么没有发现遇见了你/是生命最好的事情……”耳机中的音乐默默循环到了这一首,乔一帆觉得鼻子有点酸酸的。方才回忆地太过投入,差点忘记了自己还在公车上赶着去上课。

“广月花园到了,请乘客从后门下车,开门请注意……”公车里的报站女声机械性地响着,催促着忙碌的人们下到该去的地方。乔一帆也随着人潮涌出。

这个城市的夏天,阳光毒辣辣的。

这里是他的故乡嘛,某些地方还真挺像的,乔一帆想,他就是一道这样的光。在天寒的时候隐忍不发,在该出场的时候直截了当。

他照进了我的心里,把我从最黑暗的角落里逼出来了。

 

“伍老师,我来了。”乔一帆敲着伍晨家的门。不一会儿,出来开门的却是关榕飞,伍晨相爱多年的男朋友,也是伍晨所在的酒吧的老板。

“小乔来啦。”关榕飞打着呵欠道。

“关老板,早上好啊。老师呢?”乔一帆有礼貌地打着招呼。

“我在,”伍晨从房间里出来,和善地笑着,“上次的功课做了吗?”

“是的。”乔一帆从包里翻出一本厚厚的笔记,递给他。

伍晨摆摆手,道:“不用给我看。你自己觉得如何?”

乔一帆笑着说:“当然是越来越好了啊。”

 因为我已经答应了某个人啊!


————废爱番外一 完————

这更有5500!我又写不动了,明天如果出不了番外二不要打我!

我感觉这篇都可以出一个独立故事了,做番外貌似有点赶?另外,没错,故事的灵感就是《小幸运》这首歌,莫名觉得适合乔安。

最后莫名其妙的一发伍关/关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hhh,图个喜庆(黑人问号.jpg)

评论 ( 12 )
热度 ( 42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