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叶蓝】真当叶修不上LOFTER?!(下)

亲切的前文链接:(上)


11.

“你就是那个’叶修’……”

“嗯。”

“所有的本子都是你买的……”

“嗯。”

“你不好好比赛,天天在Lo上视奸我写文……”

“嗯……嗯?不对,应该说,我有好好比赛,也有看你写文。”

“你就是存心看我笑话……”

“这我真没有。”

“那你跑到我这儿来做什么……”蓝河小心翼翼地用薄毛巾把叶修的手包好,再小心翼翼地把冰水袋敷在上面,动作极尽了温柔,然而眼神却充满了怨念。

“你说呢?”叶修饶有趣味地看着他。

“我觉得,你就是想当面嘲讽我。”蓝河把衣服穿好了,也不怕他瞅,就是心里依然有点小情绪。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等等……你怎么会知道我家地址!?”

叶修用另一只手晃了晃手中的本子,说:“亲,你自己把发货地址填得那么清楚,让我实在不好意思不过来看看你。”

蓝河:“……”

果然,所有的错都是我自己的。

蓝河赌气般地沉默了下来。

叶修放下本子,在蓝河的脑袋上摸了摸。

“摸狗呢你。”蓝河拍掉他的手。

说起来倒也没错,自己可不就是一条单身狗么,还是全天下最最最可怜的单身基佬狗。

“小蓝啊。”叶修说。

“干嘛啊。”蓝河回。

“你其实挺好的,我是真的不想伤害你。”叶修说。

哦。

这就要正式拒绝我了么,明明自己还没有当面说出那句话。

也对,毕竟是自己先被恋情冲昏了头脑,做出了那么多奇怪的事情来;而且,期待已久的第一次见面,也那么尴尬……

“但是小蓝,”叶修继续说,“你的语文真不是体育老师教的?”



12.

蓝河:“哈?”

叶修:“我的意思是,你的文写得真不怎么样。”

蓝河愣了两秒,突然就怒了。他没敢摔叶修的手,就“啪”的一声把冰水袋摔在了地上。

“叶修,你可以无视我的感情,但不能侮辱我的文、侮辱我的理想!”

叶修像是早就料到会这样一般,从容不迫地把东西捡了起来,然后再自己给自己敷上。他一只手控制不好,放上去的时候力道重了一些,压到了伤口,不禁让他皱起了眉头。

然后蓝河没骨气地又心疼了。

“你……不能这么放。”他帮叶修把位置调好,才别扭地转过头去。

叶修抓住蓝河的手,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无视你的感情了?”

蓝河把头转回来,眼眶肿肿的。

叶修笑:“你几岁了啊还这么心急,我不就说了句你写得不好吗?”

“那你不就是要拒绝我……”蓝河心急地说。

“就算你写得那么烂,我不还是一眼就认出你了吗?”叶修说。

 啊?

对哦。为什么啊?

蓝河愣住了。


13.

“你一没文采,二没想象力,三没环境渲染,四还站逆了我的CP,可我就是知道是你,”叶修说,“因为只有你写出来的东西,才是我们之间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我们之间……”

“当然了,”叶修笑,“都说了你没想象力了,写了半天全是我们在第十区发生过的事情。一点一滴、拖泥带水,跟记流水账一样,是不是要把我什么时候上线你什么时候下线这种东西都写出来你才高兴?”

“啊?真的吗?”蓝河呆呆地问。他简略地回想了一下自己到底写了什么,发现还真像叶修说的,是那么回事。

他跟叶修之间,有太多的回忆、太多的故事,实在不吐不快。而且这个故事的主角就是真实的他和叶修,蓝河实在是想为这样的他们创造一个圆满的结局,好像写出来之后,就真的会发生一样。

“嗯,大多数都是真的,”叶修注视着蓝河表情的变化,说:“除了你攻我受的那些部分。”

蓝河一下子涨红了脸:“!”

叶修看着蓝河手足无措的样子,一时间竟然觉得心跳有点加速,比在世邀赛决赛最后一场的当口,还要激动。

“小蓝。”叶修突然凑上前去,把蓝河逼在了沙发的角落里。

“你要……干什么啊?”蓝河是真不知道叶修想干什么,欲拒还迎的,还玩沙发咚,他都快可耻地硬了。

叶修沉默了半天,终于挤出两个字:“……干你。”

蓝河的大脑当机了三秒,然后可耻地硬了。


14.

蓝河:“……”

叶修:“……额,你本子里是不是有这么一段?”

蓝河:“……有。”

叶修:“你看,我就说你写得不好吧。真的讲出来的话,多尴尬啊。”

蓝河:“……”

他稍微清醒了一点,连忙把叶修推开,欲盖弥彰地正襟危坐起来。

“你是不是有病。我警告你,别玩儿我啊。”

不就特么仗着我喜欢你么。

“要病也是因为想你想病的,”叶修说,“我讲你写得不好,其实我自己更笨。有些事情,甚至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比如?”

“比如……我喜欢你啊。”

“喂,你这不是开口了么!”蓝河都要从沙发上跳起来了。这离奇的反应,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喜欢的人刚刚说也喜欢自己,接下来难道不应该相拥而泣吗?

“这样没什么诚意,”叶修一摊手,“你看,你一点儿都不感动。”

蓝河哭笑不得:“我感动我感动,我感动死了,感动得不要不要的,感动得都跳起来了。你要我怎么感动才满意?”

叶修摇摇头:“你这反应太过黄少天了,比我还没诚意。这样吧,你坐下,我好好跟你说。”

于是蓝河身体不受控制地乖乖坐下了。

叶修拾起丢在一边的本子,驾轻就熟地翻到了某个地方,然后一本正经地念了起来。


15.

“叶修喜欢蓝河。

“叶修喜欢蓝河很久了。

“在第十区的时候,叶修就对他动了心……

“到了兴欣进入季后赛的时候,叶修常常会想起他……

“再后来,叶修在苏黎世,蓝河在广州,遥远的距离也没有隔绝叶修的思念与妄想……

“叶修以为这是场没有结果的单恋,直到——

“直到蓝河亲口对他说:

”我也喜欢你。”



16.

“我写的。”蓝河说。

“对啊,你写的。”叶修说。

蓝河跳起来去掐叶修脖子:“那你特么就把人称全给我换了一遍!你这是抄袭我的表白!”

叶修:“哎别动,我的手!手!”

听他这么一嚷嚷,蓝河马上就安静下来了。

安静如鸡。

他的手还搭在叶修肩膀上,整个人都向他那边倾斜了过去。

叶修看着他,眉眼都温柔了起来。

他轻声说道:“这个不算抄袭,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一样的。”

蓝河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蹭上去抱住了叶修的脖子。

蓝河在叶修的耳边说:“叶修,我好喜欢你呀。”

叶修吻了吻他的耳朵。

“我也喜欢你。”


16.

“我没想到,真的有一天,我写出来的那些东西可以变成真的。”蓝河缠在叶修身上说。

话说开了,他就放肆起来了。此时的蓝河,正枕着叶修的大腿,揪着叶修包手的毛巾,在那里玩叶修没受伤的几根手指。

苦苦煎熬了那么多时光,让他吃两口叶修的豆腐怎么了。

叶修,我的,蓝河心想,哈哈哈。

荣耀教科书、国家队领队怎么了?还不是我蓝河的。

壮哉我大蓝叶神教。

叶修带着笑意看着他,当然知道这个人在想什么。

蓝河没来由有点紧张:“你瞅啥?”

叶修:“关于你刚刚说的那句话,我保留意见。”

蓝河:“?”

叶修笑:“是时候讨论一下那方面的问题了。


17.

于是他们讨论了一下那方面的问题。


18.

“叶修。”

“嗯?”

“我问你啊。”

“嗯。”

“为什么你要把我60本处女本全买了?”

“这还用问,你写得那么差,被别人买了多丢人啊。”

“……那你刚刚按谁写的东西那么投入?”

叶修坐起身来,微笑着说:“那就换个回答吧,我认真一点。”

蓝河:“嗯。”

“我们之间的回忆,怎么舍得让别人收藏去了呢?”


19.

“重伤员”叶修在蓝河家死皮赖脸待了一个多礼拜,直到手完全好起来,才决定回去一次。

“兴欣那儿还有些事情要安排,”叶修拖着箱子和蓝河并肩走在机场,里面全是蓝河给打包的土产,“等着我给你寄好东西。”

“怎么要用寄的,你这回要去多久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再见?”蓝河语无伦次地甩了三个问题出来,恨不得咬着手绢抹眼泪让叶修不要走。

叶修摸摸他的头,道:“其实要看你啦。”

蓝河不解:“什么意思?我读书少你说说清楚啊喂。”

叶修跟他挥手再见,又在机场里大喊了一声:“老婆,我走啦!”

瞬间,蓝河就觉得自己被周围一圈谜一样的星星眼包围了。

“你快滚啦!”他朝叶修喊。

口是心非。


20.

一周后,蓝河收到了一个快递。

发货地址是杭州的一个,跟上次叶修填的那个不一样,却写得很细。

蓝河心中隐隐约约有种微妙的预感。

他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快递。

妈的。

我就知道。

一模一样的封皮,一模一样的排版。

——《[叶蓝]蓝河,我喜欢你》。



——END——

下篇可能没上篇那么有意思——然而有肉啊!

码得好累,总算填完了这个脑洞~嘛,明天开始写我的雨霖铃了[哭唧唧]


评论 ( 34 )
热度 ( 231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