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叶蓝】请和废柴的我谈恋爱40

亲切的前文链接: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叶修的过去

    七杀堂内。

    两人听剑鬼又啰嗦了一遍七杀堂第三阶段的规矩。跟上次经历的一样,他们现在拥有千机伞作为突破副本的辅助装备。

    “七杀堂终章,开启。”

    随着剑鬼的宣布,七杀堂再次肃黑了下来。叶修牵着蓝河的手,在他耳边说:“怎么样,你行么?”

    蓝河被他弄得痒痒的,别扭地把头转开,道:“都说了我没事的。”

    叶修低笑一声:“那某人的手心怎么都是汗啊?”

    “我……”

    “你什么你,”叶修见红光将起,便没等蓝河傲娇完就打断了他,一把将千机伞塞到他手里,“好好拿着,听我指挥!”
    蓝河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叶修横抱了起来。都说习惯成自然,他现在不管在现实中还是游戏里,都被叶修抱过或者扔过了,身体凌空的违和感竟然没之前那样强烈,心中也冷静很多,知道叶修是怕自己紧张,重蹈覆辙。再来,他一想到现在跟叶修的关系,甚至还主动用没拿着伞的那条胳膊环过叶修的肩膀,搂得紧紧的。

    叶修心里甜蜜,忍不住表扬了一句:“老婆好乖。”

    然后就被蓝河用千机伞戳了脑袋。

    “别闹了。快朝前面开伞!”叶修笑着指挥。蓝河心说那个随着红光一起来的七星回旋镖不是冲着人下盘来的么,我开伞开这么高有什么用,但出于对叶修式判断的信任,还是毫不犹豫地照做了。

    然后就听千机伞“砰”的一声打开,叶修“噌”的一下跃起,蓝河“啊”的一嗓喊出。

    他不知道叶修在空中打了多少个旋、翻了多少个跟头,只知道自己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然后才是千机伞完美地挡下了从四周来的所有攻击的事实。

    “上次你脱逃得太早,都没有发现这一关真正的杀招不是下盘,而是上身,”叶修倒是气都不多喘,还迅速跟他做着解说,继续指挥道:“你只有力之魄,就开‘破军’吧,我们准备冲出去了!”

    “破……破军?”

    蓝河一吟唱出异能名,千机伞伞面瞬时就发生了翻转,开始飞速旋转起来。蓝河贯通境的力之魄力量随伞面强势甩出,竟一举清扫了挡路的大多数障碍!

    叶修抱紧了怀中的蓝河,趁此绝佳的机会向七杀堂大门冲刺而去。蓝河被他这个速度激得根本握不住千机伞。就在他手快被甩断、伞将将要脱手的时候,耳边传来叶修的指令:“放手,抱紧我!”

    蓝河立时遵命,一松手就牢牢地扒在了叶修身上,心想他真是太懂我了,伞哪儿有我重要啊。

    然而对叶修来说,蓝河和伞都是很重要的,因为可以兼得。

    就在蓝河撒手揽住他脖颈的一刹那,叶修也放开了抱着蓝河的一只手,迅速抢回了差点破风而去的千机伞。“破军”的异能在蓝河放手之后就自动停止了,叶修的英之魄,便自然而然地随他掌心与伞柄的接触源源不断地输了进去。

    “瞬移。”叶修念道。

    在这两个字脱口的同一时刻,两人周身的所有情境就都被撕裂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七杀堂外那一片深林。

    没有血光、没有攻击、没有BGM,只有北斗学院夜晚的月光透过林叶的间隙,洒在两个人的身上。

    蓝河还维持着刚才的那个姿势,差点没反应过来他们已经出来了。

    蓝河傻眼:“结、结束了?”

    叶修:“结束了啊。”

    “这种挂……你怎么不早用……”蓝河都要感动哭了。

    叶修:“有距离限制的啊,你第一天玩游戏吗?”

    蓝河无语,为什么自己跟叶修在一块儿的时候,总有一种智商为负的感觉。

    叶修又问:“舒服吗?”
    蓝河:“嗯?”

    叶修:“被我抱着。”

    “!”蓝河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挂在叶修身上,连忙挣扎着要下来。叶修还不让他下来,直逼得蓝河用上了自己贯通境的力之魄才拗过了叶修的蛮力。

 

    两个人成功刷通七杀堂,心情都很好,打打闹闹一番后,也总算是并肩走在了下山的路上。

    “今晚月色很好,”蓝河边走边说,“正适合讲故事。”
    叶修笑:“是啊,我答应你的。”

    蓝河:“之前我就想问了,为什么一定要打完了七杀堂才告诉我?”

    叶修挠挠头,答道:“其实也不是一定。只是因为我想到了我在七杀堂里跟你表白之前,说过几句话,跟我的过去有关。”

    蓝河:“什么话?……我只记得你的表白了。”

    叶修:“我那时候说,不管是在游戏里还是在别的什么,这世上有些事情,如果现在不好好去把握,就永远不会有机会了。”

    蓝河看着叶修的侧脸道:“好像很伤感。”

    “嗯,确实是一个伤感的故事,”叶修说,“我在离家出走之前,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他功夫很厉害,可能比我还要厉害那么一丁点儿。”

    蓝河“嗯”了一声,表示他在听。

    “后来,他死了。”叶修说。

    蓝河:“这么伤感啊……”

    叶修深呼吸了一下,才缓缓答道:“尽管现在没有‘江湖’这种说法,但所谓的‘门派’还是在的,比如我们‘叶氏’;比武切磋的活动也是有的,规矩点的盟会有,不规矩的上门踢馆子也有。我的那个朋友,或者说,我的师兄,就是在一次被上门挑战的时候,出的意外。”

    蓝河:“……你很伤心吧?”
    叶修:“当然了。他和她妹妹是孤儿,很小就被我爸收了徒弟;我们是一起长大的。”

    大概就是喻文州说的那三个人了吧,蓝河想。

    “他那天身体很不舒服,但还是应了挑战,”叶修继续说着,无意识地摩挲起了蓝河的手,仿佛在寻求安慰,“我劝他,他不听,说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就让我爸失望……这也算是实情,他是大弟子,如果不接挑战的话,会丢叶氏的脸。那天,对手不知道他状态有多差,下手一没个轻重,就出事了。”

    “怎么会……”

    “风气就是这样,”叶修说,“我一直都很反感,却无法改变。所以在他过世之后,我就离开了叶家,尝试去做各种和功夫没丝毫关系的事情,只是从来都没成功过。”

    蓝河摇摇头说:“这些不适合你。”

   “是啊,都不适合我,弄得我已经不知道什么适合我了,”叶修把手放在蓝河的头上摸了摸,“直到遇见平行世界,和你。本来我还以为我这辈子,已经不会再对生活有这样强烈的期盼,也不会再对某个人产生这样强烈的感情了呢。”

    蓝河微微笑了一下:“所以你打算好好把握住我咯,为了弥补之前没有保护好你的朋友?”

    “你这是在给我设套?”叶修也笑了,“不一样的,小蓝。我喜欢他,因为我们是朋友、是亲人;但我喜欢你,就是因为我喜欢你。”

    蓝河停下了脚步。因为两人手牵手的关系,叶修也停下了,回过头来看他。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转出了山林,回到了来时的大路上。

    蓝河安静了几秒,注视着叶修的眼里似有笑意:“少糊弄我。到底是怎么喜欢我?”

    叶修也安静了几秒,而后突然撑开了手中的千机伞。

    不大的伞盖,遮却了身后山间的幽暗魅影,也遮却了远处市街的喧嚣灯火,独剩两个身影,紧紧拥抱在伞下,唇舌相接,呼吸相触——仿佛亿万年的星月光华,都不及这一个绵长的吻。

    “当然是……像这样喜欢你了。”


——《废爱》上卷 平行世界 完——


先撒个花。然后预告一下6.1号的蓝河生日24h活动!(我是早7点,准时发车www)

然后再说正经的:

这篇大约有9W字,差不多按我理想的进程完结了。至于下卷……由于脚手架还没有搭好,预估的施工时间是在6月底7月初。内容会是叶蓝的狗血出柜戏、婚后生活、以及叶修、小蓝、黄少、喻总、小乔……等一大票人的事业和恋爱进程,当然平行世界这个游戏还是作为一条主线啦www,有兴趣的可以期待一下。

最后为《废爱》的平行世界部分送上一首歌。

东京爱情故事的那首:突如其来的爱情故事

“我所有的一切越过时空的阻隔来到你身边/我要变成翅膀紧紧地守护你”

评论 ( 25 )
热度 ( 87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