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叶蓝】请和废柴的我谈恋爱39

亲切的前文链接: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那分手算了 

    许博远跟许文打过电话,才发现“隔阂”这种东西,其实并不是那么难消除的东西,特别是在家人之间。本就是骨肉亲情,血浓于水,只要能勇敢地去面对、把心里真实的想法说出来,总是能够互相理解的。

    他现在心情舒畅,却知道,完成这个从最痛苦的状态到最幸福的状态巨大反转的,不是自己,而是姚菁和叶修。前者教会他理解家人;后者帮助他变得坚强、找回自己。凭借他之前那样自暴自弃的一个状态,生命中还能拥有这样奇妙的际遇,许博远觉得自己真是太幸运了。

    一想到叶修的事情,许博远就禁不住有点脸红。他从来没谈过恋爱,没想到第一次就谈得如此超凡脱俗。对象不仅是一个和自己同性的男人、是个网友,还有强闯他家、试图跟他先上车后买票的不良行径。虽然可以说是两情相悦,但这样真的靠谱吗?

    明明自己几乎都还完全不了解现实中的叶修,只知道他是离家出走的、会功夫、现处于破产期、经济上比较拮据……对于他的心情、他的想法、他的过去,许博远却都不知道。

    但是叶修却几乎知道我的所有事情……

    为什么总觉得这个恋爱关系一确定,我就先输了一程呢,许博远有点郁闷,心说要不要先找喻文州套点情报,反正他也没少卖自己。

    不料说曹操,曹操就到。许博远刚想到喻文州,楼下的门铃就响了。

    “诶?师姐?”喻文州的声音传来。他看到姚菁在许家,有点惊讶。

    “文州?”姚菁的声音比他还惊讶。

    “我过来看看小许的。”喻文州挑了挑眉。他知道许文打算再婚,却没想到他打算娶自己的师姐姚菁这个女强人。

    “哦,他在楼上。你们是朋友?”姚菁问。

    “嗯。说起来,你跟许叔这是……”喻文州微笑着问。

    “去去去,回头再跟你说……”姚菁有点不好意思,但没否认,只好推着他赶快上楼去。

    喻文州被撵到二楼,一进许博远的房间,就看到对方正坐在轮椅上等着自己。

    “喻总今天怎么会过来?难道说是因为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许博远好整以暇地问。

    一瞬间,喻文州还以为自己撞到了某位叶姓人士的气场。

    “抱歉啊,小许,”喻文州马上摆出标准笑容,“是我们副本设计不周。今天就是过来跟你道歉的。”

    许博远摇摇头:“……我不是说副本。这是我自己的问题,不怪你们的设计。”

    喻文州的微笑深了一些:“那你就是说叶修的事?”

    “没错。关于我家的地址、我的情况、还有这个……我的号码,都是你告诉他的吧?”许博远把手机给喻文州看,屏幕开在短消息的页面,上面除了一连串10086的消息,就只有一条陌生人短信,上面写着:“今晚8点一寸相思,不见不散,爱你。叶修。”

    “唔……所以你到底是要向我问罪,还是要跟我秀?”喻文州摸摸下巴。

    “我本来有点生气的,”许博远说着,摸了摸手机屏幕,“但现在不重要了。我现在只想问你一点事情,关于叶修的。”

    “我明白了,”喻文州说,“我的确跟叶修认识很多年,但老实说,我对他这个人也不是很了解,所以只能告诉你我知道的,具体的还是要你自己问他。”

    “好。”许博远说。

    ……

    晚间,许博远按着约定的时间开了VR设备,准备上游戏,脑子里却还是在回想喻文州说的那些话。

    他跟叶修是偶然中在杭州结识的。那时的叶修还没有离家出走,也不是一个人,身边总有一个少女和一个比他还高一些的少年跟着。也正是他们三人,在喻文州差点被他父亲生意上的对手派人绑架的时候,及时出手相助,救下了他,这便有了交情。后来他回到自己的城市,就和那三人渐渐少了通讯。直到喻文州开始着手创立平行世界的那段艰难的日子,叶修才重新开始和他联系,说他到广州来了,希望得到一些帮助。也就是那时候,喻文州才知道叶修离家出走,而且混得不太好。这下真变成难兄难弟了,两人在同一个城市,倒也互相支持了不少。

    只是喻文州选对了事业,成功了;叶修却并没有。用喻文州的话来说,他就是“泡面香烟出租屋,能混一天是一天”,直到自己送了他一台平行世界的VR设备,让他偶然在线上认识了“蓝河”,才有点振作起来。

    喻文州就说到这里,但许博远心里已经很受震动。他少爷脾气,几乎是头一回生出“心疼”某个人的情绪,正如之前叶修那样心疼他一样。叶修的家室、他离家出走的原因、还有他在外独自打拼的理由——这些事情他一件都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是,叶修这些年,一定过得很艰难,吃了很多苦,远不是他一个养尊处优、还有爹疼的小少爷可以想象的。所以说,如果喻文州说的是真的,说不只是叶修改变了他,他也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叶修的话,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况且,现在他们已经是恋人了,更应该相互扶持才对,许博远想,今天上游戏,不防试着问问他过去的事情,如果他不说的话……

    嗯,如果他不说的话怎么办呢?

    许博远登上了蓝河的账号,站在了云端神殿的上线点广场,皱着蓝河的眉头想了一会儿,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叶修不说也得说。

    连这点信任都不给,那分手算了!

    想到这里,许博远心情好了起来,终于代入到了蓝河的角色中去。他先是检查了一下装备,怕强制下线弄丢了什么东西;翻了一会儿,看蓝桥春雪刀还在,总算放下心来。

    晚上的“一寸相思”还是比较热闹的,蓝河老远就听到里面客人聊天、聚会、杯酒相碰的声音。可能是因为和叶修关系的转变,他莫名觉得有些紧张,便先在门外朝里张望了一下,一眼看到君莫笑熟悉的身影站在一寸灰的吧台那里胡搅蛮缠,觉得心里暖暖的,这才走了进去。

    叶修好像感应到了什么,回头一看,刚好对上蓝河的视线,便冲他一笑,招手让他快点过来。

    “小灰灰啊,今天我请蓝河大大喝酒,有没有新品种?”叶修拍了几枚金币在吧台上。

    一寸灰收下钱,表情有点无奈:“有是有的,不过大神,您能换个称呼吗?”

    叶修摆摆手道:“哎,这个无所谓。你知道我在叫你不就行啦?就好像我叫蓝河、小蓝、蓝蓝、河河、亲爱的、宝贝儿,蓝河都知道知道我在叫他一样……嘶,哎哟!”

    蓝河揪着叶修的耳朵,翻了个白眼。他刚走到叶修的身边就听到这样的话,一下就觉得这个人、这张嘴……真是根本让人心疼不起来!

    “你是不是有点得意忘形啊?”蓝河说。

    叶修呵呵一下,道:“这不是因为喜欢你吗?”

    蓝河听到这话就不行了,脸一下红了一片,搞得还没喝酒就跟醉了一样。一寸灰低垂着眼调酒,对这两个人有点没眼看,心说什么情况,现实中被黄少和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喻总虐,游戏里又要被这个奇葩的君莫笑和好好先生蓝河虐——虽然自己单相思的对象也是同性没错,但最近身边基佬也太多了吧,怎么,全世界都在虐单身基佬吗?

    两杯酒“砰”的一声上桌,一寸灰没好气地对基佬们说:“请用!”

    蓝河凑头到叶修那边,小声说:“他吃呛药了?”

    叶修:“呵呵,小伙子寂寞了吧。”

    一寸灰:“……大神,我听到了。”

    蓝河笑了,果然这就是自己喜欢的平行世界啊。如果不是叶修坚持,自己大概就要永远离开这个地方了。

    想到这里,蓝河转向叶修问道:“你半打听半偷听的,已经知道我不少事了,是不是也该把自己的事情跟我分享一下?”

    叶修没直接回答,而是问:“你现在可以去七杀堂了吗?”

    蓝河:“可以啊,我已经不要紧了。为什么这么问?”

    叶修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随手一扔,刚好把空杯子飞到了吧台后的系统回收处。

    “走吧,我们去取千机伞。拿到之后我就给你讲故事。”


——tbc——

我就是个标题党hhh。

边看琅琊榜边码字,我整个人都不会写对白了。写出来都文绉绉的……只能把视频关了,睡了个觉才重新写起来……

评论 ( 14 )
热度 ( 65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