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叶蓝】磨(17-20)

前文:1-8 9-12 13-16


《17

虽然睡得晚,但蓝河同学的生活习惯还算比较良好,生物钟准确,让他在一个比较合适的时间点自然醒了过来。叶修的作息就显然放荡很多,待蓝河洗漱完毕走出房间的时候,他正迷迷糊糊地按掉自己设定的第五个闹钟。

“师兄你怎么在客厅里……”蓝河奇道。这么大的房子被他睡了一间,就没地方给叶修睡了不成?再说了,他昨晚住的房间也根本不像是叶修的房间。

叶修一听蓝河的声音就醒了,不过声音还有点懒懒的,眼神呆滞,说习惯了,沙发比床舒服。

太浪费了,蓝河心想,万恶的有钱人。

“你有早课吗?”叶修捋了捋睡得翘起的头发,“我送你过去?”

“不急,”蓝河说,“十点的。”

“那一起吃早饭吧,到食堂。”

蓝河想也知道他家是不起灶的,便“嗯”了一声表示赞同。叶修便点点头,踢了身上盖的薄毯,先去洗漱换衣服。

趁着这功夫,蓝河终于有机会把叶修家里转悠一番。他当然不敢太放肆,没有进到房间里,只是稍微看了看各个角落。不过要他说,叶修这公寓和标准样板间也没什么两样了――物质堆砌出的舒适感,没有生活气。

他不会觉得寂寞吗?

蓝河替叶修把丢在沙发上的毯子叠好,心中蓦地冒出这样一个疑问。他倒不是认为自己对叶修产生了什么兴趣,只是突然意识到这人的世界其实是和自己的完全不同的。他自忖是个十分平凡的人,但叶修看起来不是。

“怎么样?”

叶修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自然地搭上蓝河的肩膀,身上散着淡淡的肥皂香,“喜欢你就常来住。”

“我可不想再半夜去医院。”蓝河保持微笑,心里翻了个白眼。

这时他的手机刚好振动起来,蓝河一瞅果然是笔言飞。这会儿他倒没再扭扭捏捏,果断地接了起来:“喂。”

叶修在沙发上坐下,顺手摸了摸蓝河收拾好的东西,面上有笑意,盯着蓝河的侧脸看。

“我靠老蓝你总算接了,信不信我过会儿就要打给你妈了!”那头笔言飞情绪激动,不过也好似松了口气。

“唔……对不起,”蓝河摸了摸鼻子,“我……身体不太舒服。”

“怎么了?你在哪儿?昨天什么时候出去的?我看你什么东西都没带……”

“在师兄家。”蓝河老实地说。

“师兄?”

“叶修。”

“……身体不舒服你跑叶修家干嘛?”笔言飞哭笑不得,“还不接我电话,我当你被谁绑架了。”

“行了不说了,”蓝河道,“一会儿我会去上课的,麻烦帮我带下笔记本……谢谢。”

“好,”那头笑着说,“干嘛这么客气。”

蓝河也是淡淡一笑,挂了电话。

“你心里已经原谅他了吧?”叶修问。

“没什么原不原谅的,”蓝河划着手机,把未读消息上的红圈圈通通点掉,“我们是好朋友,一直是。”


《18

两人吃过早饭,叶修再把蓝河送到教院门口的时候,笔言飞已经在等着了,朝他们挥挥手。

“谢谢师兄,那我上课去了。”蓝河从车上下来,意思意思对叶修表达了感谢。

“等会儿。”叶修拽住他的胳膊。

“怎么了?”

“领子歪了。”

“啊?”蓝河茫然地想去摸领口,不料却碰上了叶修主动替他整理的手。由于没带手套骑车的缘故,他的手指冰凉得很,所以小心翼翼地避开了蓝河的皮肤。

“这两天好好休息,后面有实验我会再叫你。”叶修说。

蓝河嗯了一声。因为天气转凉他又有些感冒,此时身上便还穿着叶修的外套。“这个下次还你吧。”他扯了扯衣领,叶修虽然比他高一丢丢,但身材相差不大,衣服穿久了倒觉得怪舒服的。

叶修点点头。

“那我走了?”他说。

“走吧走吧,”蓝河说,“师兄拜拜。”

叶修便启动小电驴,正欲往前,忽然回手又拽住蓝河的帽子。

“哎!”

蓝河脖子冷不丁被衣服扣紧,在笔言飞面前发出一声很没面子的哀嚎:“干嘛呀!领子又乱了!”

“……上课别老玩手机,你一天发的朋友圈比我一个月还多。”

蓝河:“……”

他差点以为自己一夜梦回小学时代了,仿佛看到多年前的老妈横着漂亮的柳眉在校门口同他喋喋不休。

“走了!”

这么一晃神,叶修早跑得人影都没了。

“什么毛病……”蓝河嘀咕。他见笔言飞正站在一边憋笑,便没好气地踹了他一脚,“我说,这位同学你很得意啊……”


《19

“早――”

叶修回到学生办公室便是一句亲切的早安,可惜没有回音。伍晨和关榕飞在导师那边,苏沐橙照例戴着耳机隔绝时空,和他最近的方锐则干脆趴在桌子上睡大头觉。

“怎么回事啊,”叶修呼了方锐一巴掌,“你今天早上没课吗?上回说要挂科的人是谁啊。”

“得了吧,”苏沐橙不知道什么时候摘了耳机,回道:“你看他衣服都没换,肯定又双叒叕夜不归宿来着。”

叶修摸摸下巴。方锐昨晚他是见过的,和一个年轻人在一起喝酒,据说是相逢恨晚一见如故的那种。他经常觉得自己也就这方面比不上方锐――人家恋爱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不管什么货色先试试再说,而他表面柳下惠,实际是因为怂得连句表白都说不出口。

“上不动课了……胃疼……”方锐昏睡中被人弄醒,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拽住身边人的衣角,“水……给我水……”

“别动手动脚的,”叶修把他的手拍掉,“你这是宿醉。”

“要热的……”

叶修:“……”

最后还是苏沐橙好心给方锐递了口热水,后者得了便宜,心满意足地又睡了。叶修瞧苏沐橙站起身,才发现原来她今天是精心打扮了一番的。实验室穿的牛仔裤换了短裙,脸上还画了淡妆。

“不错嘛,”叶修道,“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要请你吃饭的?”

苏沐橙指指自己:“你要请我吃饭?”

叶修:“请你……回我家吃饭。”

苏沐橙奇道:“你又被叫回家?”

“是啊,”叶修哭笑,“所以想你代我去。”

苏沐橙马上就知道他在说什么事了,一脸嫌弃道:“你当我能劝得动你爸妈?亲,是个人都知道二老很固执的,我可不碰一鼻子灰。过年我还拿他俩压岁钱呢。”

“至少你在的时候他们脾气会好一点嘛。”叶修没劲道,摊手给苏沐橙看满屏幕的未接来电记录。半个上午他都沉浸在和蓝河同行的单相思气泡里,这才看了手机,理想“唰”一下被现实淹没,差点没给吓死。

“这什么年代了还那么看重联姻,真行,”叶修坐下来开电脑,“还好跟蓝河说了这几天实验放一放,我看这回我不买飞机票跑路是不行了。”

苏沐橙:“……”


《20

苏沐橙虽比叶修小一届,但左右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对这人知根知底,知道他只有面对一种情况的时候是不靠谱的――那就是面对叶家家事的时候。叶修身为双胞胎中的“名誉”长子,从小到大干的却尽是些叛逆事情,且不说他选择了一个家里人最不想他选的专业,就连恋爱,他都想去选择一个看起来最不能被家族接受的人。也许叶父和叶母并不是真的在乎和大家族联姻与否,只是希望用这种方式将叶修重新掌控在手中。

“……总之不成,”苏沐橙暗叹口气,整理了一番自己的头发,“不管你怎么可怜,我今天已经有约了。”

叶修本来心情恹恹,听她一说倒来了点精神:“谁啊?哪个臭小子?”

“想什么呢?”苏沐橙笑道,“是女生,游戏里认识的,一个特别彪悍的人民币玩家。哎巧了,她最近也在烦相亲的事儿。这两天从S市到我们H市来,主要就是为了见那人一面,然后让对方死心的。”

叶修:“……她叫什么?”

苏沐橙:“呃,细腰舞,跟我们一个公会的。”

叶修:“我是说真名?”

苏沐橙摇摇头:“不知道啊,不过看她备注,可能是姓吴。“

叶修闻言,真诚地看着她:“……”

苏沐橙瞠目结舌:“不会吧?这么巧?”

“S市、有钱、来相亲、还姓吴,吴氏千金没跑了,”叶修在她脑袋上弹了一下,“你怎么早不告诉我呢?”

苏沐橙心说你们神仙相亲,我一个凡人哪儿知道这些门门道道啊!

“你说她……本身也是对我没兴趣的是吧?”叶修思索着问。

苏沐橙点点头,说:“她有喜欢的人了。”

“这就好办了。”叶修一敲桌子。

这简直太好办了。



——tbc——

网近乱入。(


评论 ( 6 )
热度 ( 89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