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叶蓝】磨(9-12)

前文:1-8


《9

“一颗心扑通扑通地狂跳……”

“一瞬间烦恼烦恼烦恼全忘掉……”

KTV包厢里人声嘈杂,霸着话筒的男孩女孩们用吼的在唱歌。方锐抱了一瓶啤酒窝在沙发角落里,眼神却黏着坐在自己斜对角的一个男生。他戴眼镜,脚边靠墙放了个吉他包,在安静地玩手机。

方锐咽了口啤酒,很想去问他要个号码。

然而就在他从口袋里摸出自己手机的时候,好巧不巧看到屏幕上跳出“老叶”俩字,登时眼角一抽。

他跟叶修同一个大老板,不过课题组是分开的。两人在学生办公室的座位相邻。方锐从外校考研过来不容易,第一年几乎都是叶修在带他熟悉,革命友谊不能说不深厚。虽然不曾见什么“兄友弟恭”,但方锐心里还是蛮重视叶修这祖宗的――特别是在下午把人惹毛了之后。

天大地大,师兄最大。

方锐揣了手机溜出包厢,道:“皇上,您怎么了?”

“皇上”:“在外面唱歌?”

方锐:“dei。”

KTV的走廊虽然清净,但难免还是有嚎叫漏出来。

“皇上”:“就知道你在外面。正好,帮我买夜宵。”

方锐:“嘿你办公室不是好几个泡面箱子?里面难道是抛光液吗?”

“不是我吃,想给别人送的。”

“那点个外卖不完了?”

“你怎么这么多话,”叶修道:“就你唱歌隔壁那家烧烤,叫老板娘多烤几串,打包好了我马上过来拿,不劳烦您。”

“好的吧,”方锐道,“要求呢?”

“荤素结合、不要太油、不要太辣、不要……”

方锐头有点大,觉得今天的叶修格外事儿逼。

“行行知道了我去点。你快点儿来啊。”

方锐掐了手机回身一转,蓦地发现包厢门口除了他还有另一个人。

“嗨。”

那人朝他笑了笑,手里也握了个手机,可不就是刚才那个自己盯着瞧的男生么。今天老乡聚会,方锐记得这人是一个设计院的妹子带来的朋友,不是他们大学的,但也是N市人。

他长得不错身材也行,整体看上去有些酷酷的,还有副细框眼镜衬得人锦上添花了些斯文。

“……嗨。”

方锐脑子空了,觉得刚才喝的酒可能有些上头。

“出来透透气,”那人说,“看到你在打电话。”

方锐点点头。

“对,我是在……打电话。现在已经……打完了。”

“看起来是这样。”

“你不再进去唱歌吗?”方锐问。

“第一次来你们聚会,”他摇摇头,“跟很多人不太熟。”

方锐想,其实我也不太熟的。

玩玩而已,哪有什么很熟很熟的人呢。

“你呢?我看你也没怎么唱,光喝啤酒了。”

他在看我么?方锐心里有些惊奇,我还当他光看手机了。

“我……”方锐挠挠头,“跑调,哈哈。”

那人笑了:“大家都跑调的。”

“也对,尤其是唐昊,”方锐总结道,“一个唱得特别烂的麦霸。”

“勇气可嘉。”

“哈哈,”方锐笑,“对了,你喜欢撸串吗?”


《10

叶修骑着小电驴顺利抵达兴欣烧烤门口的时候,看到方锐正和一个自己没见过的年轻男人坐在门口露天,边啃肉串边聊得起劲。

“方锐!”

“我家皇上来了,”方锐对身边人说,“我会会他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叶修见他脸色微红,忍不住问:“你跟谁喝多了?”

“一个……朋友,”方锐说,“相逢恨晚,一见如故的那种。”

他想把打包好的东西挂到小电驴车把上,不料叶修自己接过来,装到后面储物的那个小箱子里。

“你别给我弄凉了,”叶修皱着眉头说,“老板娘呢?”

他指的是烧烤店的店主,一个叫陈果的美人。他们实验室常来这聚会,一来口味不错,二来彼此都很熟。

“刚才还在的,”方锐道,“她今天心情很好,说送你两罐啤酒。”

“啤酒呢?”

方锐回看了眼两人坐的小桌,然后又真诚地看向叶修。

“你家皇上怎么了?”方锐那个“一见如故”的朋友感受到了他们的视线,笑着问。

“我们把给皇上的酒喝完了。”

“要么再给皇上叫两罐?”

叶修被他们一口一个“皇上”弄得哭笑不得,就说算了算了你们喝吧。

“我走了,你们也早点回去。”他发动电驴,边缓缓启动边对两人道。

方锐点点头,又往他那儿追了两步。

“今晚月色真美!”他忽然大声说。


《11

叶修抬头看了眼天上,哪儿有什么月亮,一晃神车差点撞人行道上了。

传说中的诸事不顺。

就不能快点儿否极泰来吗?

叶修悄摸摸叹了口气。他在叫方锐买夜宵之前,先去消息问了下蓝河有没有睡。那头倒是回得很快,说还没,师兄有什么事吗。

师兄没什么事,就给你带了点夜宵。

叶修这么发出去了,但一时半会儿还没敢看回复。他打算到了蓝河楼下再看,如果他同意了就叫他下来一起吃,如果明确表示拒绝的话,自己就溜达回家,大不了一个人吃完。

小电驴安静地停到一幢本科生宿舍楼下。蓝河是大三,比他小了有四岁。

叶修一脚撑地保持车子的平衡,刚忐忑不安地划拉开锁屏准备审判自己今晚的命运,冷不丁听见身后一个声音幽幽传过来。

“师兄……”

叶修猛地回头,一时间却啥也没看见。过了半晌,才发现不远处楼下小花园的长椅上缩着一个人影。

“蓝河?”

那边“嗯”了一声,但没挪窝。

“手机光太亮了,晃花了眼,没看到你在那里,”叶修忙停了车走过去,提着香喷喷的一次性饭盒与食品袋,塞到蓝河怀里,“怎么一个人坐着,不冷吗?”

“不冷。”蓝河说着,缩了缩脖子,打了个喷嚏。

叶修:“……”

他开始后悔起自己那些小心思。如果他及时看消息好好说话,给蓝河估个时间,这人便犯不着这么晚在外面干等他,也就犯不着缩脖子、打喷嚏了。

“那什么……”

叶修开始酝酿情绪,不料蓝河的情绪早就酝酿好了。

“师兄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叶修心里一紧,不会是今天下午那个历史遗留问题吧。

“我现在……很难受,很迷茫。”蓝河说。

叶修心道完了完了,带着苍白与无力开口道:“你要么听听看我解释……”

蓝河吸了吸鼻子,闷闷不乐道:

“解释什么,你早就知道秦知月有男朋友了吗?”


《12

哈?

叶修有点懵。

瞎紧张了半天你跟我说秦知月??

话说秦知月有男朋友了这我怎么会知道???

秦知月长什么样我都记不清,叶修心想。

“我晚饭没吃,想下来等你的夜宵,”蓝河絮絮叨叨地说,“就看到……就看到二笔……唔,我室友,跟她那什么,手牵手在楼下那个那个什么……阿嚏!”

“真是阿嚏!……令人窒息。”

叶修脱了自己的外套披到蓝河肩上,蓝河没有拒绝。大约是吹了凉风又受到打击,身体里都没热气了。

“你冷……阿嚏!”蓝河问,“……吗?”

叶修:“不冷,我衬衫里穿了老头衫。”

蓝河:“……”

秦知月这人他是知道的,因为和苏沐橙挺熟,两人一起上过瑜伽课,是蓝河同级的一个女生,据说长得清纯不做作性子直率又开朗,追求者很多。当初为了观察蓝河和她朋友圈的互动,叶修还打着替苏沐橙借瑜伽垫的旗号加了人家姑娘好友。

“你室友没跟你提过?”

叶修干脆顺这话题借坡下驴了。他拆了饭盒,取了根牛肉串递到蓝河跟前。

蓝河用嘴咬住。

“&%*@#……”

叶修:“……吃完再说。”

蓝河顺着棍子撸了一半的肉下来,安静地嚼着,完了却也没继续说,只是摇摇头。

叶修道:“可能只是怕刺激你?”

蓝河还是摇头。

“好吧这样撞破确实更刺激……”叶修摊手,“他知道你看见了吗?你跟他说了?”

“没,”蓝河说,“我能说什么?我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两人沉默片刻。蓝河看来是很饿了,自己又拆了个袋子掏东西吃。

叶修安慰道:“其实……你也没必要太消沉。我们院、甚至我们实验室就还有不少单身妹子嘛。”

他说完就想打自己嘴。这是他该说的话吗?这不是给自己挖坑吗?

“好吧其实就算不是妹子……”

“呕――咳!咳咳!”

叶修话没说话,突然被一阵干咳打断。蓝河一手卡着自己的喉咙猛咳,一手还捏着啃了一半的烤秋刀鱼。

好嘛。两个诸事不顺的人。 


——tbc——

来不及了先写这么多……

准备明天面试去了哭


评论 ( 8 )
热度 ( 97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