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乔安+叶蓝】踏莎行(20-21)

前文:1-3 4-5 6-7 8-9 10-11 12-13 14-15 16-17

18-19

——正文开始——

20. 试验


女孩儿和乔一帆接触的视线很快就转开了。她把薄毯重新裹好,抬头看向老人,显得有些诧异。

“爷爷?”

“血药在这小子身上起作用了不是吗?”老人道:“你的炼成度太低,唯有相性合的人才能试出效果……他就很好。”

说着,老人从衣袋中掏出了一颗滚圆的红色小丸,递到乔一帆手里。

“吃了它。如果明日你还活着,就便跟了我爷孙吧。”

什么血药、炼成度、相性……乔一帆一无所知,但他知道自己现在除了按照老人的要求来,别无路可走,况且老人在他的心中仍然是救命恩人的形象。十岁的孩子没有多想,直接将药丸一口吞入腹中。

那女孩深深地注视着他做完这一切,有些欲言又止,比乔一帆还要稚嫩的小脸严肃得像个大人。

乔一帆则咧开嘴对她一笑。再怎么奇怪不说,他也得承认,这是他从边塞长大以来,见过的最好看的脸蛋。

就在这时,老人突然开口对女孩道:“文逸,你该睡了。”

女孩回过神来,点点头,熟练地把干草铺平整,又覆上一条毛毡,自己和衣卧在铺盖一半的地方,然后给了乔一帆一个眼神。

乔一帆有点愣。

是给我留了地方的意思吗?

女孩闭上眼睛,好像点了头又好像没有。

老头看在眼里,目光带着习惯性的嘲弄,却没有反对,只是对乔一帆道:“你小子记住,用一条毡子可以,但不许碰她,否则就杀了你。”


21. 夜光


乔一帆慎重地点点头。他把这理解为了祖辈对孙辈的爱护,毕竟男女授受不亲,自己和这女孩儿再小,不明不白就睡在一起也是不怎么合适的。他越来越认定那老头是个刀子嘴豆腐心——能够在这种人人自危的恶劣环境下出手救他,还愿意让孙女和自己分享御寒之物,一定不是坏人。

目送着老人回到牛车前沿的软垫处躺下歇息后,乔一帆才小心翼翼地钻到女孩为他留的半边毛毡中,自觉地和身边人空开了一条明确的分界线。女孩的脸和他相对,但闭着眼。

不远处老人的鼾声传来。

毛毡的材料和做工不是很好,劣等牲畜的皮毛又粗又硬,在这城门外的寒夜中却给人一种格外的温暖和幸福感。谁能想到,几个时辰之前,这种东西在他的眼中还算是个食物呢,乔一帆心中自嘲。独自一人的北上之旅,他吃了太多的苦,就连对父母的思念和牵挂都被身体的疼痛感冲淡了。

所幸还是能碰到善良的人……

乔一帆鼻子一酸,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已经很久没有经受这么感动的情绪,一时间竟觉得身体发热难言,胸口宛若有什么在溢出来一般,起伏汹涌,叫人难以呼吸。

“你在难受?”

“……嗯。”

他的意识不知为何开始迷离发飘,直到自己发出下意识的应答之后,才回想起有人在同他说话。

是身边的女孩儿。

她没睡着吗……

女孩听到他的呓语,登时皱紧了眉头。

“哪里难受?脑袋?还是胸口?……你在哭?”

怕吵醒熟睡的老人,她的声音压得很低,却仍清晰地传到了乔一帆的脑海中,并且如同山谷回声一般一遍又一遍地打转。

“对不起……我……”

乔一帆的喘息声变得粗重起来,额上沁出细密的汗珠。女孩有些按捺不住,终于半坐起来,挨到他身边,想看看清楚他的情况。

虽说决定是老人做的,但使用的丸药毕竟是源于自己的身体,若是这个叫乔一帆的男孩真的……

文逸没有接着想下去,因为他忽然看见,随乔一帆胸膛的起伏,从他的领口滑出了一个奇怪的东西来,圆圆的小物什在黑夜里晕着幽幽的亮光。

他从未见过这种东西,一时间竟忘了乔一帆本身,想用指尖去感受它,不料甫一触碰到它,手腕便突然被人用力地攥住了。

乔一帆的掌心灼热异常。

他双眼紧闭,仿佛陷在迷梦里;但又仿佛十分清醒,足够让他强压着喘息,一字一顿道:

“只有这个……别动,那是我爹娘的东西。”


——tbc——

这周实在是……好忙……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