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乔安+叶蓝】踏莎行(14-15)

前文:1-3 4-5 6-7 8-9 10-11 12-13

——正文开始——

14. 突围


安文逸几乎是用推的把乔一帆攮了出去。乔一帆来不及迟疑,匕首寒光乍现破开蓬顶,脚踏上箱壁借力一跃而起,顺势拽过安文逸的右胳膊也把他带了出来。安文逸知他是在顾忌自己左臂的伤口,心中一暖。

他们突然现身,两个刚好身处破口附近的镖师还未来得及辨认,便下意识地抄刀朝他们砍去,但远不及乔一帆抢至安文逸身前的速度!他倏地矮下身形,同时一道银色弧光闪过,顺着锋利的短刃两条血雾瞬间洒出,紧接着是痛苦的嘶喊。但喊声未尽,两个高大的身影竟前后轰然倒下,登时没了气息。整个过程不过数秒。

众人俱是一惊,乔一帆本人更是惊讶。这一击他是取巧而为,创口虽可怖,却不至于如此,尤其是对体型壮硕的人来说。要说唯一的变数,便是安文逸的血,莫非……

然而乔一帆并没有时间细想。无论如何,两人“亮相”带来的效果制造出了一个微妙的空当,让他得以迅速扫视一圈,发现镖队的实力明显落了下风,人员伤亡不说,马匹也几乎是全军覆没;这就造成了一个结果:他和安文逸要想脱身,势必得去抢袭击者的——他们身穿统一的深色武袍,蒙面束发,看上去是队训练有素的精锐。

而利用同样的时间,乔一帆和安文逸也在被观察着。

最先暴露出来的信息,是“货物”安文逸的“劫持者”乔一帆,不属于两边的任何一方。他没有蒙面,夜行衣与袭击者相异,身材更不是孔武的类型,周身武器只有那血迹斑斑的匕首。若不是方才露了功夫秒杀两位镖队高手,可能在场不会有人把他这样的少年放在眼里——但事实是他做到了。

这是哪里来的小后生?每个人心中都在揣测着。初生牛犊不怕虎是好事,但若是靠什么卑鄙的毒物取胜,在江湖上可并不光彩。

纷乱复杂的目光纷纷投射在乔一帆的身上,带着浓烈的敌意,致使他身后护着的那个“最终目标”竟一时间被忽视了。但乔一帆并没有动摇。越是大敌当前,他的心中就越发沉着。这可以说是他师从叶修之后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天下武功,无论穷达优劣,所学不过术法与心法。术法主“力”与“技”,而心法司“气”与“意”。拼力,他一人之力抵不过敌人成群,但拼其余几项,在这山野凌晨,他作为叶修的学生,还不至落后于人。

更何况,现在自己的“匕首”,锋利异常。

“收回之前的话,”乔一帆在安文逸的耳边低声道:“不要你抓紧我,换我来跟着你。”



15. 联系


“往哪儿走?”安文逸丝毫没有怀疑他的计划,直接问道突围的方向。

乔一帆使了个眼色,他知道安文逸能看懂。时间不知不觉已是卯时过半,天色本就不暗,加上火把未熄,他们能够看清楚的选择已经不多了。

安文逸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除了略显瘦削,他个子不比乔一帆小,只是因为身上有伤,跑起来显得踉跄而笨拙。众人见他逃得毫无章法,竟一个劲往敌人堆里冲,简直一头雾水。

“抓住他!”两边的头领同时喊道,山道上顿时乱战又起。安文逸是他们各自最终的目标,也是最不能被敌对者得手的东西。这样一个“东西”现在主动闯入了战圈,既是最好的抢夺机会,也有最大的失败概率。

乔一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而且不止于此。

原本剑光嚯嚯的围堵队伍几乎是瞬间就被安文逸冲散了。他是重要的“货物”,是一个价值连城的人。但他冲得实在是太不顾性命——不,正是由于这种不要命一般的冲劲,生生地把近在咫尺的利刃都逼退了——因为上面下了死命令:他必须活得好好的,他的所有血肉都有价值。殊不知在他们剑光回敛的一刹那,就已经注定躲不过乔一帆的匕首。他就像是安文逸的影子,交替出现主人的前后左后,却从不离开半步。在叶修的严格训练下能达到的速度此时被乔一帆发挥到了极致,步法上亦夹带了些轻功。左边袭来的拳风刚被他一掌震开,下一秒涂满鲜血的寒刃就划破了从后方逼来的敌人的喉管。

安文逸的勇敢很大程度上也在依赖着乔一帆的保护。他知道身后那个人此时正剧烈地燃烧着体力,但一直坚持着能让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接触到他,就像是两个人之间的信任与联系。为了让这份联系不至于体力不支,他也要快一点、更快一点到达那个地方!

他们的目标,是处于袭击者侧翼的一匹乌黑色骏马!


——tbc——

道理我都懂,但室友一刻不停地在走来走去让我真的写不下去……

评论 ( 5 )
热度 ( 19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