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君

愿上帝保佑那个真正爱过你的人,你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一只喜欢写故事的艾伦君

【乔安+叶蓝】踏莎行(8-9)

前文:1-3 4-5 6-7


——正文开始——

8. 发烧

 

老实说,乔一帆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以这种方式继续任务。本来只是调查,结果却阴差阳错地藏进了货箱,遇见了作为“货物”的少年,还随他一起被送往那位“王爷”所在的地方,过程不可谓不曲折。不过这样一来,他先前对于少年的敌意也打消了:那个人拼着危险也要作出的举动,是为了把镖队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

乔一帆松了口气,从藏身的被褥里钻出来。箱中漆黑一片,完全看不清少年的面色。

“喂,你怎么样?”

少年用鼻音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但很快被马蹄和车队的声响于震动淹没。乔一帆觉察到少年呼吸有些困难。

于是小夜明珠再次发挥了作用。

乔一帆借着微光解开了束缚着少年的布巾,取出他口中的填充物。少年的脸伤得不轻,又热又肿,乔一帆动作再小心,还是蹭到了一些粘稠的液体——是血。

“嘶……麻烦你轻点。”

少年声音虽弱,说话却并不客气,甚至带了几分埋怨,像是看准了身边那人有个好脾气。乔一帆联想到之前自己被骂的那个“蠢货”,难免无奈。行吧,骂我是你,救我也是你,小少爷够难相处的。

然而难相处的“小少爷”很快安静下来,只有呼吸声变得粗重。乔一帆知道他是累了,便想要不要在人休息前问清他的来历,自己完成任务就能找机会脱身;可伸手一探,他却发现少年在额头滚烫的同时,后脑竟已冷汗如瀑,身体也开始无意识地颤抖起来,显然是陷入了昏迷。乔一帆惊,心说如果单纯是因为刚才的殴打,这身体的反应未免也太剧烈了些。

但他顾不得更多,连忙把少年手脚上捆着的麻绳都用匕首割开。隔着轻薄的衣物,他没发现少年身上有其他的流血处,却摸到了不少小的疤痕。这种伤口的形状让乔一帆产生了一种奇妙的熟悉感,他意识在自己曾经一定在哪里见过。

这个少年究竟是谁?和他有过什么联系吗?

自己难道……忘记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

乔一帆的心绪忽然乱了,覆在少年额头的掌心传来阵阵灼热,更令他不安。

不可以……不能放任不管。他会死的。

乔一帆在恍惚中萌生了一个想法。他贴着箱壁坐下,敞开自己的衣襟露出胸膛,然后把少年的上半身抱起,让他靠坐在自己怀里,再覆上被褥,用胳膊圈紧。两人的身材其实很相似,但这一刻,乔一帆却觉得少年比自己要瘦弱多了。

“别怕,”他在他耳边低声说:“很快就会好的。”



9. 交换


乔一帆醒转的时候,看到怀中的少年正在把玩他的那颗夜明珠。

他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竟睡着了。不过许是多年习武的原因,他抱着少年的姿势并没有改变。那少年看起来早就恢复了清醒,但不知为什么也没有动。

“你……好点了吗?”他问。

“我好得很。”少年回答,没事人一样。

“……”

乔一帆有些哭笑不得,他今天绝对是遇上对手了,也不知道刚才一只脚踏进棺材里的人是谁。

说来也奇怪,映着夜明珠的微光,他发现少年的状态的确很不错,两颊已经明显消肿,眼睛也很有神,只有湿漉漉的头发和额上残留的汗珠昭示着这个人真的烧过一场。

虽然有些疑惑,但乔一帆总算是舒了口气。他有太多的问题想问,少年能这么快醒过来绝对是帮了大忙;况且,他们两个年轻男子,一直这么搂在一起也不是个主意,怪……怪暧昧的。

“我帮你躺下吧,”乔一帆提议道,“互相帮助一场,姑且算是生死之交了。我想知道关于你的事情——当然,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也可以用关于我的信息跟你交换。”

他的态度是诚心诚意的。甚少行走江湖,乔一帆没有仇家,而对于自己的身份、师从,他更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地方。他相信少年至少不会和他站在一个对立的位置;如果对方有顾虑,必要的话由他先来交底也可以接受。

少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

“怎么?”乔一帆不解。

少年微微眯起眼睛,把玩小夜明珠的手却倏地一发力。乔一帆没防备,挂在脖颈上的坠绳立刻把他拉到了离少年的脸极近的地方。

“乔一帆,”少年一字一顿道,“我对你这个蠢货太有兴趣了。”


——tbc——

“乔一帆在恍惚中萌生了一个想法”。

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见过师父和师娘是这么治感冒的。


评论 ( 5 )
热度 ( 23 )

© 艾伦君 | Powered by LOFTER